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中元节见闻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艺苑名流
摘要:8月13日,我到龙山陵园为父亲扫墓,在陵园的所见所闻让我感触颇深。 8月13日上午,也就是中元节的前两天,儿子陪我去乌尔旗汗龙山陵园为父亲扫墓。那天,乌云布满了天空,却是薄薄的一层,而且是那种干巴巴的不会下雨的云。老天爷下了那么久的雨,不知道他老人家是累了,还是体恤华夏儿女的一片孝心,13号居然没下,一直到15号的中元节都没下。16号早晨,孕育了一夜的雨终于憋不住了,就那么瓢泼似的下起来……   每次给父亲扫墓,除了带祭祀用的必需品和父亲生前喜欢吃的东西外,一定要带两块抹布,一块好的,一块破的,到了墓前,先用好抹布把父亲的墓碑从上到下擦干净,再用破抹布把碑底下的碎草、烂纸划拉到方便袋里,然后再把两个抹布塞进去,回家时扔到陵园门口的垃圾箱里,年年如此,今年也不会例外。   本想14号去的,怕下雨临时改到13号,所以缺东少西的,预备齐都9点40了。儿子骑摩托车带着我向龙山陵园驶去,到陵园门口已经有往回返的人了,骑摩托的,开三轮的,开轿车的,去的,回的,来来往往,像农村赶集似的那么热闹,陵园没有了往日的庄严肃穆。儿子说:“妈,咱们来晚了。”我说:“没事,12点之前把纸烧完就行。”话是这么说,我还是加快了脚步。父亲的墓在半山腰,沿着台阶很快就上去了。我擦拭墓碑,儿子摆贡品,儿子一边点香一边和姥爷聊天,他把家人的情况按报喜不报忧的原则述说了一遍,然后看着我说:“妈,该你了。”我说:“爸,咱们不求大富大贵,保佑全家平安健康就好。现在上山给您送钱,回来磕头……”   就在我们转身要走的时候,父亲墓碑的西侧,传来一阵哽咽声,我侧脸看时,发现一个穿白夹克衫、戴黑墨镜的女人,正在对着一座墓碑说话……看不清她的脸,但那丰满的身材,卷曲的短发都能说明她是中年人。她边哭边和死者诉说,大概意思是说自己工作忙,父亲生病时没有在床前尽孝,现在父亲去世了,自己非常后悔,希望九泉下的父亲理解她、原谅她,然后就是更加低沉而悲切的哭声……我的泪也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父亲墓碑的西侧是陵园新修的墓穴,显然这位长眠在地下的父亲是刚去世不久的,丧父之痛我经历过,非常理解她的心情。如果心中有遗憾就会痛上加痛的,要不怎么说孝敬父母不能等呢,如果他们活着的时候,我们把能做的事为他们做好,把不能做的事也尽力做好,等到他们离去的时候,心里就会平静许多,坦然许多……   我和儿子刚到山顶,一股巨大的热浪就扑面而来,黑纸片、黄纸片像雪花一样随风飞舞,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地上的方便袋、丝袋子、冥币,已经扫了一大堆了,还在继续扫,看来烧纸的高峰期已过,各个属相焚化炉前等候的人已不多了,可大包小包的祭祀品却不少,没办法,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什么都可以省,祭祀品不能省。   父亲是属龙的,找到属龙的焚化炉时看到炉前等候的只有两份,心里非常轻松,不用着急了。第一份是中年男人,他拎一个黑色的方便袋,打开袋子,里面只有一刀纸,一小袋元宝,一摞冥币,中年男人很快就烧完了。第二份是一对中年夫妻,他们也拎着一个黑色的方便袋,也是纸,元宝,冥币,只不过这夫妻俩是满满一袋子,穿戴时尚的妻子把亡者带相框的照片摆在焚化炉上,(家属在陵园寄存骨灰的都这么做。)然后点着纸,一边烧一边振振有词地说:“爸,保佑你儿子生意兴隆多赚钱,保佑你孙女考上名牌大学……”妻子自己说不过瘾,冲着正往焚化炉里添纸的丈夫说:“叨咕叨咕,叨咕叨咕,别光傻呵呵的烧啊!”丈夫没叨咕什么,而是回头尴尬地笑笑,然后自嘲似地说:“这儿媳妇多孝顺。”我点头附合,然后看他们夫妻俩继续烧纸、继续叨咕,直到把满满一大袋祭品烧完,妻子又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干净的丝袋子横铺在地上,拽着丈夫跪下来磕头,其实焚化炉前已经热得烤脸了,我真担心妻子的好衣服被烤着啊!我为父亲扫墓10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孝顺的儿媳妇。”好像儿媳做得好,公公就真能保佑儿子生意兴隆、孙女考上名牌似的,磕完头,夫妻俩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轮到我们了,儿子清理了炉堂,我点燃了黄表纸,冥币,元宝,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大声喊:“爸,收钱,愿意买啥就买啥吧……”我们的祭品不多,都是点到为止,很快就烧完了。   回到父亲的墓碑前,看见白衣女子还在那儿哭泣。她是个中年人,不可能看不开生死,她是在哭心中的遗憾啊!看来我们的下半生真的要学会爱呀!好好爱自己,因为一辈子不长;好好爱身边的人,因为下辈子不一定遇见他(她)。   给父亲磕完头,拎起装抹布的方便袋顺着台阶下山而去,当我走下最后一个台阶时,发现台阶下有两男一女正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看样子他们好像在等人,可他们为什么直沟沟地盯着我,盯得我有点发毛,我定定神,把手里的方便袋扔到陵园一角的垃圾箱里,回头时他们还在盯着我,只是眼光变得异常柔和,表情也由鄙夷变成钦佩。好像我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似的,我瞬间明白了,他们看我拿一个鼓鼓的方便袋下山,肯定以为我偷了人家的贡品,当我经过他们身边时,他们看清了那是一袋垃圾,他们的表情才有了那么大的变化。我每次来陵园都看到好些墓碑旁堆着一团团的脏抹布,那些抹布和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墓碑一点都不协调,用个方便袋把它们带下山就是举手之劳,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这三个人一直目送着我和儿子离去,我的心中升起了满满的自豪感,看来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男女老少,人人都崇尚真善美,哪怕是扔一袋垃圾的小事情。 荆州哪医院治疗癫痫最好长春市癫痫治疗医院在哪里?长沙专治癫痫病医院?武汉羊羔疯哪个医院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