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文缘】用生命和青春驻守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写作经验
无破坏:无 阅读:2807发表时间:2013-12-22 11:15:29    没有上到雪域高原,很难想象那里的恶劣环境;没有走进驻守雪域高原的边防官兵生活,很难感受到最可爱的人的风采。   2005年3月29日,记者随同和田军分区的首长赴喀喇昆仑山采访。接受采访任务时很兴奋,多年的采访经历中,还没有上过海拔超过5000米的冰峰哨卡,没有亲身体验全军第一哨卡——神仙湾的艰苦生活。在生命禁区采访,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那里的雪山,戍守的共和国军人,是那样的神圣和高大。这一切催促着我们的脚步,走近最可爱的人。      山高路险考验多      29日10时,军分区首长及我们媒体记者乘车从分区大院出发直奔喀喇昆仑山。汽车在平坦的315国道上向西奔驰,我们全然预见不到进入喀喇昆仑山的道路会有多险峻。   在叶城县,我们换乘某边防团的越野车进入新疆线,在车上我和司机小苗聊了起来。他叫苗海军,1999年入伍,陕西榆林人,曾在环境恶劣的冰峰哨卡——天文点执勤半年,现在已经是士官了。在高海拔的山路上奔波,苗海军轻车熟路,谈起喀喇昆仑山中的几个达坂,他脸上的表情显得自然、轻松,丝毫没有惧怕的神情。   越野车在新藏线上奔驰,远处高耸的山峰上的皑皑白雪,进入我们的视野。就要攀登喀喇昆仑山了,敬畏感油然而生。喀喇昆仑山是一座举世瞩目的高山,海拔超过8000米的冰峰有6座,资料介绍,这座冰雪高山是地球上除南北极外最大的冰雪集结区。就在这被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的地方,某边防团官兵毅然戍守了近30年!   穿越起伏的戈壁滩,掠过喀喇昆仑山的低山区,我们这次历程中的第一个达坂——128达坂出现在眼前。越野车在S形的山路上盘旋,司机小苗开车很稳,遇到的急弯都被轻松地甩在了车后,对付这样的路况他显得游刃有余。但我的心一直悬着,车在山腰上,人在车中,山峰上的白雪就在头顶,深深的沟堑就在脚下。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考验。看着小苗和车上的其他几个人都很轻松、自若,心情就平静了下来。在山路上,不时可见小心翼翼的货车。车往上走,海拔也在升高,气温急剧下降,坐在车里感到些许寒冷。上到128达坂最高处,越野车开始往下盘旋,我的心情开始平缓下来。   喀喇昆仑山山高路险,上128达坂就可强烈地感受到她的险峻。但是人民子弟兵常年奔波在这样险峻的路上,是他们坚强的意志、顽强的精神征服了险峻的山路,是险峻的环境磨练了他们坚忍不拔的性格。   越过128达坂,越野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奔驰,连绵不断的山体上巨石嶙峋,焦黄的植被附着在山的底部。路上车辆稀少,更少见到人家,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车里的同行老韩说,这不算什么,冰峰哨卡上可是寸草不生,人迹罕至,只有蓝蓝的天和白白的冰雪。老韩是行伍出身,老昆仑,对这很熟悉。   经过一段时间的奔波,越野车又开始翻越另一个达坂——库地达坂。库地达坂很险峻,雪峰高耸,峰回路转,置身其中,恍如人在山顶游。边防官兵这样描述她:库地达坂险,路挂山腰间。右依千仞壁,左靠万丈渊。   翻过库地达坂,我们又进入了麻扎达坂。麻扎达坂最高处海拔5100米,人觉得胸闷、头晕,寒冷异常,呼吸困难。“麻扎达坂高,陡升五千三。路虽数十里,酷暑连奇寒。”边防官兵对麻扎达坂也深有感受。   喀喇昆仑山路险、路长,我们越过麻扎达坂后,又接着翻越了黑卡达坂。一路险峻,一路期待,终于在晚上10时,到达了三十里营房。   在三十里营房,边防官兵个个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军人就是军人,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萎靡。说起来时经过的几个达坂,官兵们没有说是如何的艰险,仿佛达坂就在他们的脚下,想过就过。      登临全军第一哨——神仙湾      30日一大早,我们乘车先到烈士陵园,向为保卫祖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国而牺牲的烈士们默哀。随后同军分区副参谋长陈树勤奔赴神仙湾。说起神仙湾哨卡的名称,还有一段故事。1956年,一支小分队在喀喇昆仑山口巡逻,夜间在山口后面的一片小山湾里搭起帐篷,睡到清晨醒来,战士们个个胡子、眉毛上结满了冰花,颇有几分仙家神态。“哈,我们都成神仙了!”一个战士的玩笑话,神仙湾的美名就诞生了。   上神仙湾的路险而又险,要翻越哈巴克达坂,车在达坂上穿行,海拔逐渐升高,心也提在了嗓子眼上。达坂急弯多,沟堑悬,雪峰在眼前环绕,从达坂低处海拔3700多米陡天津专科癫痫医院有什么升至5000多米,开始觉得胸口闷得慌,头晕、恶心,呼吸急促,副参谋长陈树勤问我要不要紧,我说还可以,其实是在硬撑着。   驶上海拔5000多米,地势平坦起来,车子快速奔驰着,远处的雪山白得耀眼,天空湛蓝,白云朵朵,车内寒气袭人,我的脸开始胀痛。车上,陈树勤讲起了神仙湾的故事,说是神仙湾的战士要经常进行吃饭比赛,吃一碗及格,两碗良好,三碗优秀。吃饭比赛目的是增强战士气质,增强身体抵抗力。神仙湾海拔高,高山反应强烈,战士因恶心,食物难以下咽,连队干部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喀喇昆仑山荒凉、静穆,可是戍守在雪山上的人民子弟兵却给这宽阔、苍莽的大山赋予了灵气、生气。同车的刘干事说,在山上呆的时间长了就对大山有了新的感悟,内地的山有水、有树、有草,给人一种清秀美;喀喇昆仑雪山寸草不生,终年白雪皑皑,光秃秃的,但给人一种“光秃美”。你看这光秃秃的山体,有的山上岩石的色彩很丰富,细心品赏,就是一幅油画。   “看!神仙湾到了。”车上的人突然喊了起来。我放眼望去,远处一个小山上的哨楼清晰可见。车子越来越近,神仙湾哨卡的雄姿呈现在眼前。神仙湾哨卡位于喀喇昆仑山口,这里四季银装素裹,寒风凛冽。无论何人,只要来到神仙湾,就会立刻感到生命受到严重的威胁。   进入神仙湾边防连营区,一下车,我顿时觉得寒气袭人,仰视百米开外的哨楼,两名穿着棉衣的战士手握钢枪执勤,哨楼顶上国旗飘扬。营区大院环境整洁,院内国旗杆上五星红旗在寒风中猎猎作响。我们喘着气,手扶铁栏杆缓步走上哨楼,与执勤的战士亲切地打招呼。看着战士的脸,我心里不由一惊,战士脸色紫黑,嘴唇裂口,一双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前方。询问得知,他们来自山东烟台,一个叫郑绪桢,一个叫曲承富。向他们道一声:“你们辛苦了!”回答很坚决:“不辛苦!”   哨楼上寒风刺骨,极目远眺,布满冰雪的喀喇昆仑山口尽收眼底。这是全军海拔最高的哨卡,也是生命禁区的哨卡,边防官兵年复一年地在哨卡上守卫着祖国的神圣领土。生物学家把海拔5000米以上地区划为“生命禁区”,神仙湾哨卡海拔5380米,空气中的含氧量仅及平原地区的46%,神仙湾的官兵们形容这里是:“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六月雪花飘,四季穿棉袄。”一个老军人上到神仙湾,亲身感受到那里恶劣的自然环境,感慨万千,触景生情写了一首诗:   冰山雪谷一军营,   哨所设在云雾中。   筋骨若非钢铁铸,   神仙在此也难留。   身临其境,我们感慨万千,久久才从哨楼上走下。   来到营房,战士们的被子叠成方块形,摆放在洁净的床单上,氧气瓶也放在了室内。战士们一个个脸色紫黑,指甲凹陷,嘴唇干裂。边防连指导员安广富介绍说,神仙湾虽然条件艰苦,但是我们继承和发扬一代代戍防官兵用生命和青春铸成的“热爱边防,艰苦奋斗,无私奉献,顽强拼搏”的喀喇昆仑精神,官兵士气高涨,以苦为乐,苦练本领,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连队干部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件感人的故事:战士赵泽明夜间上哨,由于高山缺氧,昏倒在路上。他苏醒后,艰难地朝哨楼上爬,三十多米长的山路,他爬了半个小时,身后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雪沟。要问是什么给了赵泽明这样的使命感和毅力,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喀喇昆仑精神。   艰苦的环境磨练战士们的意志,战士们的铮铮铁骨又给祖国艰苦的哨卡增添光彩。班长程东伟在日记中写道:鸟飞不过去的地方我们守着,生命禁区我们活着,冻得沾手的钢枪我们握着,缺氧的哨卡我们守着,党的话儿我们听着,人是倒了几个,可寸土我们未丢。   在连部,我们翻阅了连队自办的《昆仑之声报》,上面炽热的话语,展现了钢铁哨卡战士昂扬的斗志。正在哨楼上执勤的战士曲承富在报上这样写道:评价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他经历了多少痛苦和艰难,而在于他战胜了多少痛苦和艰难。战士姚金城的诗——《神仙湾》这样写道:   鸟飞不到,   每天被风吹的湾;   树栽不活,   积雪化不完的湾;   缺少氧气,   天最蓝的湾;   没有路,   却处处能行走的湾;   谁能在这湾里生存,   谁就称得上这湾里的神仙……   神仙湾苦,但是苦不倒我们的钢铁战士,他们有苦不叫苦,苦中有作为,苦中见精神。有了这样的钢铁哨卡和钢铁战士,祖国的边防永远会固若金汤。   在神仙湾采访中,我们深受教育,灵魂得到了升华。和神仙湾哨卡的官兵挥手告别时,我们致以深深的敬意。      军魂在雪域高原上闪光      从神仙湾赶回三十里营房已是晚上10点,匆匆吃点东西后,我们又采访了几名官兵。采访中,我们再次感受到了边防官兵一颗颗火热的心。某边防团步兵营副教导员林志忠1990年3月入伍,在喀喇昆仑山戍守了近16年,荣立三次三等功,他说,当兵就是要保家卫国,戍守好边防。他的座右铭是:官是工作,权是责任。问他对喀喇昆仑山的感情时,他说:“我一睡觉就梦见大山,大山已经融入我的生活中。”长期戍守在喀喇昆仑山的边防官兵,对高原雪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一位团干部介绍说,2004年一名干部转业时,朝着喀喇昆仑山磕了三个头,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四川籍战士陶世庆上山后恶心、呕吐,四五天没吃东西,在干部和战友的帮助下,他适应了高原雪山的恶劣环境,感受到了军营的温暖。现在他以军营为家,积极投入到训练中,工作热情很高。   31日9点,我们结束采访上车返回时,三十里营房的官兵已开始出早操了,嘹亮的口号声,有力的脚步声,在高原雪山中回荡,我们仿佛在行进的队伍中感觉到了可贵的喀喇昆仑精神:热爱边防,艰苦奋斗,无私奉献,顽强拼搏。这不就是常年戍守在喀喇昆仑山的边防部队的军魂吗?在车中,我们心情难以平静,险峻的山路,皑皑的白雪,手握钢枪的战士,已深深地镌刻在脑海中。      注:奎奎,和田一新闻媒体记者. 共 39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武汉治疗癫痫方法?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