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握一抹清幽 静悟流年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心情随笔

   指缝太宽,时光太瘦。暮然回首,惊觉岁月忽已晚。

   那时,校园的迎春花开的正盛,蝴蝶偷偷停留片刻,翩翩起舞中尽情感受这沁人的芬芳。

   那时,晨鸟歌唱,岁月静好。傍晚余晖中,奔跑的身影在操场跃动,青春的栏架下,满是阳光的俊朗面庞。

   那时,沉甸甸的书包满载期待的希望,一身洁白校服,还夹杂着淡淡洗衣粉的香气,两个俏皮的羊角辫随着步动的旋律肆意跳跃。

   回忆太美,染指流年。

   总是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望着苍白无力的素白,便想研一池素墨,渲染曾经那些泛黄的斑驳色彩,剪一抹时光,嵌进记忆最深处,那些灿烂、那些芳华、那些花开花落……

   记忆中,零碎的片段不时在脑海里翻涌。如果记忆没有凌乱,那时的我一定不曾像现在这般沉默,只怪自己太刻意,剪影了那些本不该被抹灭的童真。

   曾几何时,自己还不那么惧怕人潮,不那么胆怯群聚的目光,因为狭小的思维空间里满载幸福的曙光。

   曾几何时,自己的世界里还只有两条路,一条上学的路,一条放学的路,可是那一条重复的路,却遗落了太多欢声笑语、归心似箭,如今重拾旧路,却怎么也拼凑不齐那些旧时的记忆。

   曾几何时,自己也还来不及包裹沉默的伪装,总是陶醉在与小伙伴们的嬉戏玩闹,笑声爽朗而真切。

   曾几何时……

   岁月忽转,当再次站在黄昏的地平线上,看着影子被拉得老长,昏黄的街灯下路人渐远的模糊,自己的眼神里竟然多了一种空洞。

   在这个风云流转、阳光微醺的时节里,自己却遗失了曾经天真的爽朗,原谅我已做不到灿烂如阳,笑靥如花。原谅我这般沉寂无声,疏离冷清。我只想倚着窗,看一场落花飞雨,看一阕温暖词章。唯有在这一片安静中,我才觉得自己的世界是完整而温暖的。

   很多朋友劝我,何必默守陈规,活在自己的狭小世界里,与孤独作伴,那样的你真的快乐吗?

   村上春树说过:“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

   其实我有很认真的思考过自己选择与孤独同行的理由,你信吗?

黑龙江羊角风那家医院好癫痫病中药秘方都有哪些陕西羊癫疯医院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