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钓 鱼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小说
摘要:国庆的那天天气特别好。六点半出发上车,就已经是天高云淡,艳阳高照。车穿过东皋岭隧道,穿过小展岭和摩鼻岭隧道,在青黄相交的稻田中间行驶。乡村虽然也建起了高楼大厦,但毕竟空间还是那样的开阔,山色还是那样的油绿,天空还是完整无缺,路旁村头的绿树是那样的自然而婆娑地或独居自乐或群居成蔟地逍遥。不像城里的树被工人修理得没有个性。被灰泥钢筋包裹得严实呆滞的心也在这宽广与青绿的天地灵动起来…… 朋友处室因工作出色,受到领导奖励。国庆那天,他们就组织活动去钓鱼,十几号人带上爱人孩子就是一个排,很气派地到乡村去度一个独特的国庆。   朋友之间、处室之间相处友好,便也叫上我们一起去享受他们的快乐。   国庆的那天天气特别好。六点半出发上车,就已经是天高云淡,艳阳高照。车穿过东皋岭隧道,穿过小展岭和摩鼻岭隧道,在青黄相交的稻田中间行驶。乡村虽然也建起了高楼大厦,但毕竟空间还是那样的开阔,山色还是那样的油绿,天空还是完整无缺,路旁村头的绿树是那样的自然而婆娑地或独居自乐或群居成蔟地逍遥。不像城里的树被工人修理得没有个性。被灰泥钢筋包裹得严实呆滞的心也在这宽广与青绿的天地灵动起来……   小时候,在老家,我也经常跟着朋友去钓鱼,虽然我的钓鱼技术是最差的,每次几个小朋友一起去总是我钓得最少。但我总会跟朋友一起去,主要还是去玩。早早出去,迟迟归来,头上戴上自己用野草盘结的“草帽”,在田野间穿越,在河塘上奔跑,在朋友钓上鱼来时欢呼并着急,在自己钓上鱼时欢快。一个星期天就这么快乐地过去了。不用呆呆在家里苦苦地捱时间,独自无聊地看太阳的影子的位移。有一次,我们在河塘上钓鱼,结果被村里人拿去了竿子,说是踏坏了他家种在河塘上的豆子。好在那个村人一查跟我朋友家有点亲戚关系,骂了几句也就归还了鱼竿。乡人对小孩总有一种既严厉又慈仁的态度……到了初中,那时搞什么运动,我的一个老师被批斗,批斗的一个罪名就是他钓鱼也是反动,说他因讲“反动话”被停职反省时去钓鱼,还说“鱼啊,鱼啊,是你钓我还是我钓你啊!”借钓鱼发泄对现实不满。听了我觉得有点怕,钓鱼原来也会跟政治连在一起,也很危险,于是我也再也没有动过钓鱼的念头,即使有朋友叫,也不敢贸然跟去……现在想来是多么幼稚可笑。可是那毕竟是一个发生过的事实,总令我无法忘记,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岁月?   现在的田间小路也宽了。我们这一群人背着鱼竿,提着鱼饵之类,浩浩荡荡走过田塍路,来到了河塘,那是一个自然的河塘,河岸曲曲,杂草丛生。河水青绿映着阳光。渔场主正在旁边拌料。总管大李一声号令,我们就各自散开,寻找自己垂钓的位置。于是这青色的河沿有了彩色的点缀。我和庄总跟着老洪跑,他一来是钓鱼的老手,再加上鱼饵之类全是他准备。有什么不方便事近旁一找就解决。于是在他的指导下,我们在河水里放好饵食。在鱼钩上上好蚯蚓,蚯蚓有一点在钩外抽动着,老洪说,这样最好,能招引鱼儿。正说话间,老洪叫了声,来了。把竿子往上提起,一条鱼儿露出水面,是鳊鱼,小孩高兴地叫着跑过来,对面的几个穿花衣服的女人也把目光看过来。也真是,我连鱼钩也没下水,他却已钓上来了。我就急急放下鱼钩,提着竿子站着看浮头,希望它马上就动起来。老洪又是轻声说了又上钩了。又是一条鳊鱼。可是,我的浮头竟一动不动。我们是站在河塘西面,面对着太阳。太阳艳艳地照在我们的身上,头上的汗水不知是急出来还是热出来的,淋漓直下。对面的老毛提起了一条大鲤鱼,老毛是我们这里的钓鱼高手,还参加过市里的钓鱼比赛,你看他“全副武装”,戴着大大的帽子,随着装鱼的的篓子,还有小小的凳子。不像我们除了一条竿子,什么都没带。看来钓鱼也有门道,我们只是门外人,正像庄总说的是来玩玩白白相罢了。这样想想,也就静下心来,头上的汗竟少了起来。便专注去看浮头,浮头竟全沉到水下了,马上提起,一条小鳊鱼也上钩了。把竿子高高提起,慢慢地转到河堤。手中握着鱼放到水桶里。这时其他的一切好像都不在心里有地位了。于是,又装好鱼饵,把眼睛对着水面。水湖绿色,不清透,就有一种厚重的感觉,不知那河有多深,自然也是鱼儿生长的好地方。忽然那边传来一阵欢呼,哦,老陈钓上了一只鳖,那鳖被钓得伸长了头颈,四只脚挣扎着,却被钩子牢牢吊着在空中展示了一会就进入了网篓。老洪却一连钓上的都是鳊鱼,庄总却只是鲫鱼,很想钓一条鳊鱼却总不见上钩。也奇了。两个人钩就放在一处,怎么钓到的鱼不同。庄总正找着原因,却见浮子大动,直往下沉,他用力一拉,“沉!大鱼”他一提,是一条大鳊鱼。好高兴。提上一看,钩子被鱼吞得很进。于是想办法拉用钥匙顶,不想把那鱼线给弄断了。好在老洪准备充分,换上新的。而那一边的老胡叫了起来,一条大鱼,他用力一顿,不想那竿子断了一截。在河上被鱼拉着动,渔场主赶来,趁着浮桶到河中去抓,却只拿回半截竿子。好在老洪准备充分还有备钩,老胡不致“失业”。   我的浮子又动了,一拉,好沉。老洪说是草鱼,不要顿,慢慢养着,快拿撩网来,鱼竿会断的。我就提着鱼竿,让鱼在水中游,对面的渔场主拿着撩网跑过来,我才提着拉过来,好大的一条草鱼,三斤左右。对面的女同志也把目光扫过来,渔场主举起鱼让大家都瞧瞧。今天怎么这么好的机会,我这个不善钓鱼者却钓上大鱼来。心头涌着喜气,眉头扬着快意。好家伙,我刚刚放下不一会,浮子又动拉,一拉又是好沉,往上提一下看,又是一条大草鱼。怎么好事尽往一处生。我把鱼抓在手中过去,准备放到那边的网篓里,走过去把鱼一放,就去从河中提网篓,提上网篓,又去抓放在地上的鱼,不想河塘不平,网篓口朝下,先前的那一条草鱼竟滑出篓口入水逃走,好在老洪眼亮,马上拉住网篓,才阻止了其他鱼儿的出逃。但我们一点没有后悔,鱼的多少已没意义,重要的是感觉,感觉好了什么都快活。太阳依然艳艳地照在身上,已经感觉不到热气了,看看两只手臂已经是红得发亮。河塘边不时传响大家的笑声,这不那边又有人钓上大鱼,拿撩网,于是就有人放下竿子去帮忙……   直到十一点,大李一声号令,钓鱼活动到此结束,接下来去村里吃饭。村里的小饭馆两家合办,开了四桌。吃着那里自制的“叫化子鸡”和特别有味的“鱼肚羹”等乡村风味,大家都充满了快乐。吃好饭,大家提着平分的鱼儿回家,依然是充满了快乐。快乐是人生的极致。在一个清新空旷的天地里,在一个没有钩心斗角的环境中,在没有政治阴影的氛围中,个体的快乐和群体的快乐结合一块时,那才是真正的快乐,就会留在心头,回味无穷。      武汉治羊癫疯哪个医院权威癫痫病如何才能治愈额叶癫痫可以治疗好吗武汉中际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