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寒冬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小说
一、我是要债的农民工   这个冬天有点冷,其实我习惯了在寒风中作业,我做建筑农民工好多年了,我是农民出生,没什么手艺,也没什么文化,就靠些体力来养活自己,跟家人,为了节省成本,我只是会啃几个馒头,喝点热水就开始了我一天的劳动,为了节省成本,在寒风里,我们住在帐篷里,冬天的冷风,呼呼地吹,吹得我心凉凉的,但是这要想到,白天可以干活,可以挣钱,我心里就有股暖的力量。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建筑农民工,每天穿梭于各个城市的角落,穿着破烂的带着泥浆的衣服,我习惯于这样的生活,每天起早摸黑,也可以说是上天下地吧,那高楼大厦是我们建的,那几层的地下室也是我们建的,我们很自豪,因为虽然我们没有能力在这个扎根,那些高楼大厦不属于我,但是那是我们努力的结果,是我们的心血,每次看到他们都觉得很自豪。   又到年末了,我很高兴,因为我终于可以回家看看我的老母亲跟孩子了,每次想到他们我心里有点酸酸的,我的老伴,身体不太好,不能干重活,只能做点轻巧的活,也挣不到几个钱,而我两个孩子,大孩子上大学,小孩子还是上高中,还有个年过80的老母亲,就指望着我的钱,回家过年,每次跟家人打电话都是一把辛酸一把泪,今年也接了个项目,就帮一家公司的做两个门面的装修,拉砖啊,拉沙啊,一些重体力的活,我都努力干,就是希望过年我可以多存点钱,让家人好过点,但是,这都年关了,我辛苦了半年的工资还没要到,每当我踏上那个优雅美丽的办公室时,我内心就是很忐忑,因为我觉得我的长相穿着冒犯了这里那么美的环境,记得第一次要账时,我穿着我老婆几年前给我买的那件衣服,我一直把它搁在我的皮箱下面,用几层布包好,好好把它珍藏,那天我把它拿出来穿,就是觉得最起码是对那个老板的尊重,我几经周折才找到,这个办公室,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座办公室,好漂亮,两三层楼,就像小洋房一样,里面布置的典雅端庄,我想这么大的办公室,应该老板是很有钱的,要不然也不会讲究这么大的排场,我高兴而又忐忑地敲了下门,我敲了一下,没反应,再敲一下,突然门自动开了,我想还是现代科技好,不用人动手,门就可以开,一楼一个人都没有,里面十几台电脑,还有两个空调,还有一个大的佛祖的相,我想这个老板肯定很有钱,要不然也不会把办公室装的跟别墅一样,我要账应该是有希望的,可是当我到达二楼时,一个30多岁的女人,侧面可以看出脸上铺着精致的妆,脸转都没转过来,用很强硬的语气跟我说,我们老板不在,你改天在来,当时我就很受挫了,我说,那你们老板什么时候来,我在这等他,她又接着说“你不要等了,我们老板是不会来的”当时我有点着急,我就说“你们老板在哪里可以出现,我去等他”然后那女的“冷冷的回了一句,我不知道。”当时我就在那等了一上午,可是还没来,我想也许在他店里可以找到他,于是下午我就转身到他店里了,在那寒风中,我冻得瑟瑟发抖,因为我穿的那件新衣服,有点薄,本想着给彼此一个尊重,却不知,是这种境地,其实也可以想到的,但是还是败给了自己。   这几天都在下雪,一想到,我的工资,我的心就像春天融化了的雪一样,泛着青草的芳香,所以不管刮风下雪,我都裹着袄子,奔向要工资的路上,但是我都要了不差十遍了,怎么找都找不到那老板的人,眼看就快要过年了,可是我的工资一点动静也没有。   后来我实在没法,我带上我八十岁的老母亲来要账,而那老板却是一幅咄咄逼人的态度,他一直在吸烟,他看到我带着我老母亲来,他斜着眼睛看着我说:搞得我好像拐卖人口一样,我有说你给你钱吗?   当时我听了这句话,我心里难受极了,我紧张,我不能惹怒他,越惹怒,他越不给,还会扣我的工资,一毛钱在我那个贫困的地区都可以有点价值,所以我尽量符合他,人家是老板,我又能怎么样?所以我就只是坐在那里,跟我的老母亲一块坐在那,看着我的老母亲在坐在那,受着这老板盛世凌人的态度,我真的寒难受,但是没办法啊,所以我跟我老母亲一直僵持在那里。   虽然是寒冬,这里面那么暖的空调吹着,心里暖暖的,那老板穿着短袖,真是有钱人的生活,那老板那轻蔑的态度如寒冬的风一样,吹着我直冷,但是也没什么,只要自己能够可以拿到钱就好了,我可以回家过年了。   一开始他没动静,就只是斜视的看着我,然后就叫他的秘书过来拿了一叠钱过来,我心里很高兴,他看到我的表情,眼睛里露出贬义的眼神,但是我不管,因为我可以看到我的血汗钱钱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那老板冷冷地回了我一句“收好钱,赶紧走”。   我数数了数钱,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我拿着这些钱,跟我老母亲消失在寒风里,突然觉得没那么冷了。      二、我是有钱的老板   我是谁呢,我有钱,这个世界不还是看在钱的份上,我有钱,我就是王道,看我的公司,我哪一项是按规矩办的,公司要发展,就要标新立异,看看我的员工办公室,他们整天被风吹的冷的瑟瑟发抖,不还是不敢说什么,我拖欠他们工资,虽然在私下火的不得了,但是见了而我的面,不还是,跟小老鼠一样,不照样看我的眼色行事,我找到了一个好心腹,她啊,最知我心,我还没说出来,她就懂了,所以一些找我要债的,她都很容易挡过去,让我有几天的清闲的日子,农民工是什么,不就是小喽啰,我想拖多久就拖多久,钱在我手上,你奈我又如何?   最可笑的是那天,一家老小来要账,我叼着根烟,眼睛斜视的看着他们,全身衣服都是褶皱的,没有哪一处是像样的,我想这样的人,还敢配向我要账,我这个办公室多好,有个大的显示屏液晶电视,到处装饰的像别墅一样,高端的红地毯,我这地毯,他们踩踩,都会有许多灰尘,这样下去,我的办公室会有许多晦气,我觉得说一句话,都是浪费,都会玷污了我这高贵的灵魂。   我说:我有说,不给你钱吗?   那邹巴巴的脸上,一幅低下的样子,就算你搬来老母亲又如何,你还是还要对我低声下气吗?   我抽了个大烟,希望我的烟,可以将你们身上的晦气吹走,哎,真是好享受啊。   我说一句“你们还不走么,我钱过两天就打给你”   他还是无动于衷,眼睛瞅着我看,有点渴望,又有点委屈,感觉我是在欺负人似的,但是我有必要欺负你们呢么?你们配么?   于是我叫我的小秘书,拿出那几万块钱的现金,狠狠地摔在他手上。   然后叫我小秘书,把那个结算清单算好,然后再让他签字,他们就像是没见过钱一样,小心地抱在怀里,怕别人抢去了一样。农民就是农民,改不了那骨子里的性子。   等他们走时,我连忙叫我的小秘书,将我的办公室再重新,整整,除除那些晦气,虽然是寒冬,但是我还是把窗户打开,彻底透透气,让风吹散那些气息。   就算是这个冬天很寒冷,我不是照样在屋里穿短袖,我都可以征服酷寒,你又是谁,我想想,于是一边关上窗户一边看电视。继续享受着我的人生。      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山西儿童羊癫疯哪里治疗好武汉癫痫病到哪里治疗比较好江苏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