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绿野】茶缘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西部文学
于千万人中遇见了你,没有如果,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遇见,近于完美。于是,我闯入了你开阔的视野,你修饰了我幽深的梦境。从此以后,才有了一样的回忆,一样的梦想,一样的任谁也羡慕不来的缘分。   他和她,曾经,在红尘里最美的时光里相遇,相恋。爱情是那么的甜蜜,阳光是那么的甘甜温暖。午睡后喧闹的操场,牵手古老小城的大街小巷,冬日依偎在暖暖的炉火旁倾听《化蝶》的感人乐曲,还有,她蓝天般纯净的笑脸,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清澈透明,他们的日子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希望。   他和她相遇是在最盛大的时光,以花束的姿态开尽繁华,无论用怎样的心情去怀念那段刻骨铭心的开幕,都有一种涩涩的酸痛,一直觉得她不曾离开,那些张扬安静的花蕾,即便过了花期,仍肆意芬芳着,绽放出自己青春的美丽和灿烂。   最美的时光永远无敌。他和她惊鸿的一瞥,造就了一次美丽的邂逅。那个春天,正是青春绽放的年龄。他十九岁,她十八岁。他在淡淡的天空薄薄的云下,挺拔如一颗苍翠的小树-,她恬静淡雅,如同田野盛开的一朵妩媚的野花。双目撞出灼人的火花,从此缠绵悱恻,彼此自认为坚固的城堡不约而同地被沦陷,彼此的内心都有了春暖花开的声音。   她是一个南疆的女子,西双版纳的雨季滋润了她茶花般的容颜,五指山的雪茶酿出了她百灵鸟一样的歌喉。认识后的每个春天,她都要给他寄来五指山雨林长寿藤酿制的雪茶,那淡淡清幽的茶香,让他迷恋沉醉。从此,喜欢上了沁人心脾的五指山雪茶。他也成了往来南北的候鸟,每个月都要从遥远的北国飞过去看她一次,三年来从没间断。他说他要做《双城生活》里的徐嘉惠,他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飞行中度过。   那个时候,倾城的风景,只为引起她的驻足,华丽的词句只是为了掩饰那因伤透了千年的心,无垢的回忆,只是没有你而甘愿漂泊,那么,这一世,是否肯为我停留,不再途经那断肠的爱情。   他和她相依相偎十指相扣。   他问她:我们可以多久?   她说:一辈子。   她问他:你会永远这么爱我吗?   他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娇玫万朵,独摘一枝怜。   三年的恋情,他南北穿梭,辛苦而又甜蜜着。然而到了第四年的时候,情况突变。   他感觉到了她的冷淡。每次到西双版纳,她都要亲自去迎接他,像一只纯洁美丽的天使,羞涩而又活泼。   但这次,破天荒没有见到她的行踪,打她的手机,她说有一个应酬,脱不开身。   见了面,很尴尬,她恍惚如陌人,脸色冰冷,他们一下子沉寂,竟然没有了语言的交流。从她左顾右盼的眼神,他捕捉到了她内心的坐卧不安,简单的问候,没了柔情蜜意,而且,她接电话的神情有些惊慌,看她那个样子,他的心莫名的忧伤,感觉到爱情渐渐远离,那次,他是哭着回去的。他永远忘不了她绝情的一句话:忘了我吧,我们真的不适合。   他没问为什么,既然爱已远离,乞求和可怜是挽不住爱情的步伐的。   时间是治疗思念的良药,又过了两年,他认识了一个女孩,他们最终牵手红地毯,曾经的她渐渐在自己的记忆力模糊。但是,临结婚前,他还是给他发了个短信,说他要结婚了。新婚之夜,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拨通了捻熟的号码,她没有接,只是发来一条短信,说不方便,并真挚地祝他幸福。   然而每年的春天,他依然收到她寄来的雪茶。   睹物思人,吟着满嘴馨香的雪茶,想起了遥远的过去,忍不住打电话过去,可是仍然不接。   发短信过去,依然没有一顶点的消息。   他无言,心里总有那么一丝淡淡的惆怅,有的时候,伴着袅袅的热气,他的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后来他春风得意,事业风生水起,仕途一帆风顺,有了可爱的宝宝,成了这个城市最年轻的市长,日子波澜不惊,因为忙,他渐渐把南方的她忘记了。   只是每年的春天,他总会想起她,因为她邮寄来的茶叶。   他有些释然了,也不再打电话给她,他认为她之所以每年的春天给他邮寄他喜欢的雪茶,也许弥补她离开的歉疚,以后的日子,喝起她邮来的茶叶,他竟有了心安理得的感觉。   十年,就像陈奕迅唱得那样,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没有了拥抱的理由……十年之后的秋天,他要去西双版纳参加一个会议。   岁月如刀,他不再是一棵飘逸俊朗的一棵树,而是发福了,岁月的沧桑清晰地刻在了额头,没有了年轻的张扬,有的是中年人的成熟和世故。人就这么奇怪,岁数大了就爱怀旧,他梦中常常会梦见她,虽然已经走过了十年的光阴。   到了西双版纳,老天下着缠绵的雨滴,他的心有点隐隐的痛。   仿佛冥冥之中的约定,十年来,她的号码没有改变,而他,手机号码还是原来的,他不敢换,换了,怕再也找不到她了。   此时,他想,他只是开看一位很知心的朋友。   是的,爱情没有了,当初惆怅过怨恨过,可是谁又能抵挡住时间的侵袭?现在,他不恨了,理解她当初离开的他的理由,也许,放手也是爱最完美的归宿。   回忆的画面,记录的语言,回忆始终是他手中长长的线,载着他的想念,飞过了地平线,恍惚之中,她温暖的笑脸还一如从前。她那如莲花般的姿态,如蝶翩跹,在他的指尖,若隐若现,袅袅如青云。   一路上,他浮想联翩,他会请她喝茶、吃饭、听音乐,谈谈各自的家庭和孩子。是的,他们不爱了,也不恨了,他只想把她当作一个故人,哪怕在一起发发呆也可以的。因为,青春里所经历的人,所经过的事情,必定是一生的朱砂痣。   推开熟悉的们,久违的味道依然弥漫在民族特色的小阁楼里。迎接他的是她的母亲,当年曾经喝过她亲身为他煮的茶,那慈祥的面容如旧,只是腰身不再挺拔,只是已经双鬓如雪。十年的光阴,苍老的老人的面容,看看老人,他喊了一声阿姨,心里酸楚地想流泪.   她好吗?   他怯怯地问。   老人眼圈红了,长叹一声,说你终于来了,她说你一定回来的。   老人不由自主地发出轻轻的啜泣,喃喃地自言自语:十年前,她得了绝症,为了不连累你,故意冷淡你,她嘱咐我回你的短信给你寄茶,嘱咐我不要换手机号码,怕你找不到她,嘱咐我在这里等你,她说他一定会来的,来了告诉他我在天堂会默默祝福他……   那一刻,他仿佛跌进了冰窖,他恍然大悟,以她对他的爱,怎么能简单地不适合来回复他呢?他是爱昏了,赌气醉酒而归,一场真爱就这么擦肩而过,留下的是悔恨的泪。天堂在左,他在右,为了他的幸福,她独自把寂寞和苦果独吞。   刹那间,他泪如雨下,视线模糊中,墙壁上他和她的双人照鲜亮耀眼,栀子花下的她一脸灿烂,笑魇如花,纯洁如一美丽天使。   那一刻,他意识到了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因为,有一个人,在天堂会永久地惦记着他。   我来,踏着一路轻盈,唯美空灵。我去,带走一切的尘心,入定尘埃。只要你记得,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我曾经爱过,那个地方,那个我深爱的你。请记得,我予你的深情回眸,请记得,我最美的样子。   我的世界你来过,你的脚印在我空间里已开满了花,花间清露上的晶莹,闪烁着缘分的天空下你我不经意的相遇,花开不为倾城,曾经只为你频频摇曳,如今只为时光默默绽放。   山西太原癫痫病专科医院天津专科癫痫医院有什么山西羊癫疯如何治好南昌看癫痫病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