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不知道 这算不算爱情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9-10 分类:西部文学

独自坐在自习室,靠着窗的位置,外面的天空白里透着些许浅蓝,即使这样,也是唐山难得的蓝天。

我无数次对着漆黑的夜空,对你说,我希望你好。

或许,青春就是这么任性,或许,我们的世界没有交际,再或许,是我不知好赖。

我没有后悔过我们的相识。真的。

你从不敢在我面前大喊大叫,一贯小心翼翼。

那时,我们是朋友,买薯条,买棒棒糖。你买,我吃。

后来,因为一对情侣笔,你莫名给我写纸条。

后来,我不再理你。

现在再想起那时的我,真是幼稚的可以。

再后来,我睡觉,你关窗,我串班,你留门。

我觉得你死也不会想到,我会把你放到我的生命里。

我不知道是不是命运弄人,你喜欢上我,是你最大的悲哀了,偏偏中考一个学校。我始终记得你带我进考场的时候,我傻傻的跟在你身后,你停下来,我撞到你身上,你转身说,到了,好好考试。我笑笑,回答嗯。然后,高中,我们邻班。你带着几乎全班男生去我们班看我,说不生气,是假的。

那时很少上QQ,只是,每上一次,就能看见你的留言,时间有时候是夜里12点,有时是夜里3点。我是有多狠心,从来没有回过。

高考完,报完志愿,你拼了命的给我打电话,我手机震动到自动关机,巧的是,充电的时候,我开了机,我问怎么了,你说没事。只是想问问报哪里了。

我以为我们就这样完了,我欠你的,我还不完,也不打算还。

大学,我在唐山,你在保定。你申请QQ,名字叫守护你下一个三年。你不停的发短信,我没有回过。

我是那种转不过弯的女孩,我不喜欢,不要招惹。我不想给人希望。

你打的第一个电话,我不知道是谁,夜里10点,我接听,你说,是我。我说嗯。你问累不累,我说还行。就这样,没有几句,我说要睡觉了。挂断。

之后,你发来的短信,我有一答没一答的回着。

我一直觉得,我的时间不是用来聊天的。于是,后来,再不回你。

那天,你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我一个都没接。然后,你让她,给我打。

她说,你接接他电话,他鼓了武汉癫痫医院哪里好 口碑好,服务好,造福广大癫痫患者很大勇气给你打的。我说,我们的事,你不用担心。

可是,她后来说的那句话,让我觉得我真的错了。她说,他真想去唐山找你。我无话。

后来再发短信的时候,我回了。你说,答应我件事好不好,我说怎么了,你说,以后发短信能不能回我一句。

那一刻,我真的好难过。一个掏心掏肺对我好的人,我一直在逃避。

我说,好。以后,看到了,会回的。

我能感觉到,你开心了。

以后,即便第二天看到,都会回过去。我答应的事,定会做到。

大学的第一个生日,短信告诉我有快递,我以为我买的衣服到了,取的时候,是一个小盒子,拆开,一副扑克,铺满了我照片的扑克。你知道我喜欢张杰,知道我喜欢阿狸。

我开玩笑说,想要发明一双会发热的袜子,你说,冷啊,我说,嗯啊。几天之后,收到阿狸的暖脚枕,真的漂亮,我不骗你。

我从她的口中得知,你要去当兵。她说,体检都过了。

于是,八月份收到你的第一条信息是要走了。你说,可能是西藏。我说,好呀,清澈的地方。

后来,你说,到地方了,不是西藏。你说,这可能是近期的最后一条短信,好好照顾自己。我说嗯。

你说,手机换号的时候,要给我留言。你说,我该说些什么呢。你说,千万好好照顾自己。

我发微博,我要再吃辣了。

中秋节放假,你来电话,正好赶上姐姐结婚,家里忙的焦头烂额,接上电话,没有两句,我说有事,先挂掉吧。

再后来,你打过几次电话,不是我在上课,就是没带手机。呵呵, 这是不是, 没有缘分。

其实,总有人在身边陪着你的时候,没有感觉,真的不在了的时候,会时常想起。

上周,你问我在干嘛,我说上课。我说中午不休息啊,你说不训练,就算是休息。

我说我出去玩了,你说批准了青海最好癫痫医院是哪家,我开玩笑的说谢谢批准。你说好好玩,注意安全。我答嗯。关手机的时候,看到你发朋友圈。你说,四年不能变的承诺。

我没有泪流满面,心里却难过的要死。

四年,十年。

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我们之间的事情那么多,怎么可以写的完。

看《十五年等待候鸟》时,莫名的心疼女主,黎璃19岁喜欢上裴尚轩,十五年,33岁。

如果不是喜欢到骨子里,哪会这般等待。

我们是朋友,这是你说的。

所以,我每次的说话都是以朋友的身份。我们都改变不了。

你曾把我比作月亮,你曾一直叫我丫头。

我无数次对着月亮,说,丫头希望你好,比谁都好。

海瑞 親笔

青岛癫痫病专业医院
上一篇:傲辞
下一篇:针对化纤的升级改造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