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与灵魂独处_1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放空一切,与灵魂独处,便是一种极高的境界。   独居的时候,喜欢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一个人漫不经心地端坐桌前,两手撑起下巴,稍稍瞑目几分钟,那一刻便是最奢侈的时光。   每逢雨天,候鸟归巢,行人匆匆归家,喜欢在这个时候撑起小花伞走向雨中,想象那个青石板上,撑起油纸伞丁香一样的姑娘便是我,希望逢着一个结着愁怨丁香一样芬芳的自己。   哗啦啦的雨声将伞里伞外阻隔开来,伞外一片迷离,伞里一处清澈,心像被雨洗过一样清透,没有半点虚假,那份真实只有自己懂,将往日的浮糜洗尽铅华,无论天空飘了多大的雨,心依旧是一个人的意兴阑珊。   每次坐在列车上,望着窗外,一路狂奔,向往着一个很大很大的世界,列车未跑多远,时光未跑多远,但是心已经穿梭了好多个年代,这样的时光很惬意,没到终点,不用为下车的行程而焦虑,心里只想着那个远去的方向。夜里的列车有种尘埃落尽的宁静,悄悄地坐在窗前,望着窗外零星的建筑,分不清是哪个城市的灯火,但夜空是一样的明净,倘若时光愿意如此这般缓缓流淌,真想坐到人生垂暮。   喜欢独自旅行,背起行囊,以梦为马,行到哪里,栖息到哪里。风景美不美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和自己在一起。丢掉曾让人窒息的厌恶的,邂逅一些给人震撼的愉悦的。避开名利,来一次心灵的逃荒。赏花开花落,听流水潺潺,闻花蕊吐香,和大自然做知己,让身体和灵魂永远都在路上,从一个陌生到另一个陌生,对这个世界处处充满着好奇和热爱,浅喜深爱,将生命中最纯净的那份真带回来,任何的闲庭信步和随意逗留,都不觉得是对时光的辜负。   那些极其厌恶的,还有那些格外喜欢的,都统统请来,那些尘封了泛黄了的记忆,可以从心中重新来过,看似憎恨着其实喜欢着。那些曾被放逐过发酵了的,风干凉透让它开出一朵洁净的莲来。   不逢迎,不献媚,就那么孤傲地做一次真实的自己,如一缕轻柔的风,撕掉面具,肆虐地放任自己,亦如一丝浮动的影,可以很隐秘很阴暗,但是很真实。推开所有浮华,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这才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孤独,孤独,其实是一种无以言说的美,美在内心的纯净,美在心灵深处的水波不兴,一个人要学会享受孤独,当那些空虚倾袭而来的时候,学会和自己独白,只有孤独的时候,自己才懂自己。但是有些人却选择了笑容来掩饰,有些人选择了忙碌来遗忘,唯独没有选择和自己来一次悄声呓语。   很渴望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房子,一桌一椅一张床,半方阳台,还有一个古朴的书架。虽然简朴,但清新淡雅,再种几株幽兰,虽然简单,但空间却是无限大,大得可以和自己所爱的一切在一起,或许这才是一生最繁华的。   简单地一贫如洗,听起来似乎很酸楚,仔细想想,独处的时候,有阳光,有藤椅,有一支古典乐曲,闭目掩面,除却一切人间烟火味,心里是自己喜欢的一切,慢慢觉得,此时才是最富有的。哪管它是否矫情,无需置疑于他人众说纷纭,心间晴空万里,如此,便好。   不用期许有人“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或许,独倚西窗,静赏烛花凋落,临窗听雨,终会别有一番滋味。不用与谁共话巴山,“一蓑烟雨任平生”即是无关风和雨,是雨打残荷之际最安稳的现世。   就是喜欢简净素雅,那简是纯真,是毫无修饰的自然;那净是空灵,是一尘不染,是容不得半点世俗的清凉;那素,是洗尽铅华,是天空下的云朵色,是生命的本色;那雅,是清幽,是恬淡清香,是寒风凛冽下绽放的腊梅花。   春暖花开的季节,约两个同事,在藉水河畔,踩着脚下坑洼不平的鹅暖石,一路走走停停,各自享受着难得的闲暇时光。蹲在田边,弯下腰来,那新鲜嫩绿的是儿时的味道,一人摘得一篓荠荠菜,做了馅儿包了饺子便是一道极美的晚餐。爱美的姑娘顺手折来几枝桃花,插进花瓶,花静静地绽放,人默默地期许,花和人一样媲美。   下雪了,和闺蜜走在雪地里,吱吱咯咯,听上去真美,如果能寻得一枝临寒独放的梅花,那种芳香绝对是穿透心骨的。踏雪寻梅,仓央嘉措踩着一场深情寻的一枝梅,一定是刺入心肠的,无论生与死,都是一场盛大的约会,哪怕是万劫不复,只要是能寻着爱的方向,一定是心灵浩荡的无怨无悔。   独处的时候,尽管一切是沉静的,但心却是狂野的,可以天马行空般地遨游于现实之外,幻想美得不可收拾的一切。拿出纸笔细写流年,那每一个字都像是一个个棋子,心甘情愿任你调度,可以残照西风山河俱催,可以侠骨柔肠温情似水,只需一滴淡墨指点江山,这时候文字便是独处时最好的知己。   卢梭说:“既不怀恋过去也不奢望将来,放任光阴的流逝,不快乐也不忧愁,既无所求也无所惧,而只感到自己的存在,这才是一个人的幸福。”也许幸福就是能够处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风华绝代的张爱玲的晚年,忘记了尊贵的血统,放下了前半世的颓败,在洛杉矶素衣裹身,深居简出,和故土决绝,和往事决绝,只愿一人独处,和自己灵魂独处,我想她不一定是寂寞的,也许“只当是萎谢了”,也许此时才算是真正找到了自己浩瀚而温暖的故乡,她再也不是谁的临水照花人,她,只是她自己,只是在自己的尘埃里开出的一朵花。   将一个人置于自己的灵魂深处,于心间修篱种菊,会觉得看山不是山,看水亦不是水,看烟花也是冰凉的。唯独,自己,还是那个自己,亦凉,亦暖。   哈尔滨能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北京癫痫病医院好的治疗方法小儿癫痫能彻底治好吗?癫痫病反复发作该如何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