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心音】雯雯的眼泪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2360发表时间:2013-09-05 13:13:27 夜深了,人静了,除了酣睡的呼噜声和闹钟的滴答声,就只剩下雯雯默默的垂泪声了。   今天是她老公的朋友过生日,大家决定一起吃麻辣火锅。尽管雯雯不能吃辣,但为了老公,她还是备好礼物与之同去了。   朋友相聚本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主人准备了52度的高档白酒,男士们畅饮白酒,女士们自由选择,饮料或是啤酒。雯雯一直喝着饮料,轮到雯雯的老公提酒了,他建议女主人(也就是今天的寿星)换成啤酒。随后又有朋友说,女士们都换成啤酒吧,雯雯也就跟着倒上了一杯。两个原因,一是饮料没有了,吃在嘴里的东西真的好辣好辣,感觉舌头都要冒汗了,有点凉的东西喝还可以缓解一下。二是,寿星最大,又是自己的老公提议让之换酒,自己小儿癫痫病是一种什么病理应也倒一杯。   大家有说有笑,不由得让话题转向了家常。每个人都夸赞雯雯,在大家个口不一的夸赞中,同时也批评着她的老公。有位领导说,他最佩服雯雯的就是:遇到性格这么古怪倔强的老公,还能和他一起生活这多么年,且从不吵架。女主人则说:你要懂得惜福,这样性格温顺的女人,现在已经很少了。雯雯的老公微笑不语,点着一颗烟,一手二指夹烟,一手微抬看表。   “八点多了,来,咱赶紧进行吧。”说着,举起手中的酒杯。   大家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着急,只有雯雯知道,他这是不胜酒量。胃里大概已经翻江倒海了。只是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再不能喝,也要硬撑。就如人们所说的,宁可让胃喝出个洞,也不让感情裂个缝。其实,喝酒只是人们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真情真实的话语比那高度的白酒其实更有力度。君子之交淡若水,如若是真正的朋友,不会在意你少喝那一杯酒,不会让你喝酒喝到伤身。   雯雯曾劝过他,少饮酒,少吸烟,自己的身体是最重要的,没有了身体,一切皆是烟云了,他不听。自此,雯雯就再也不唠叨了,她知道,男人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的唠叨。话过三遍淡如水,思想不转变,说再多也无意。   酒桌上,正当大家余兴未尽的时候,雯雯的老公突然表情严肃。举着酒杯对雯雯说:“老婆,喝够了吧,咱该走了吧。”眼睛瞪得像是要吃人,这杀伤力的眼光是雯雯最害怕看到的。多少次了,他都是用眼神在酒桌上和雯雯说话,有时候,她真的不明白这眼神是代表哪个意思。这种眼神曾困扰她多时,每次回家后,雯雯都会问她,这是什么意思。而他则答,自己慢慢想吧。真是无语了,时间久了,她再也不绞尽脑汁的去想那看不明白的眼神了。好累,她不愿意想了。但是,这一次,大家都看到这种眼神了,毫不暗示,明目张胆。雯雯觉得好尴尬。大家都劝她的老公,等切了蛋糕再走。好赖话说尽了,他也不听,执意要走。“我就这样了,喝一半就走人,改不了。”主人显然有些生气了。   雯雯敬了寿星一杯酒,喝完,还要微笑着向主人致歉。给孩子穿上衣服,陪着老公灰突突的离开了。   刚下楼,没走几步,他就破口而骂。骂孩子,提着孩子的名字骂她的妈妈。雯雯再也不能忍受了,自己从小就不会骂人,也最讨厌骂人了。而且还在孩子面前骂人,她开始反抗了。   “你为什骂人?你凭什么骂人?我今晚哪里做错了?”   他却无语了。急忙的跑回家,雯雯明白,他要面子,是怕自己在路上和他吵起来。回到家中,“哐当”一声巨响,防盗门也跟着受气了。“啪”的一声,手表摔在桌子上。土语中的“窝里老”“地头蛇”又要开始发威了。雯雯尽管气到嗓子冒烟,可还是将火气压了下来,她看着孩子,她不能让孩子看到父母吵架。她忍着泪水,依然轻声地问:“你告诉我,我今晚哪里做的不对?你就算发火,也得让我明白是什么原因。”   “好,我告诉你,明天就收拾东西回老家,你看着,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不抽烟了。你马上给你家人打电话,咱不干了,回家种地去。”   这个理由,听得雯雯一头雾水,这么的不找边际。但她还是回了一句:“只要你不发火,只要你好好过日子,怎么样都行。”   虽他回答的理由不靠谱,但雯雯还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在他的思想里,喝酒吸烟是为了应酬,应酬是为了工作,工作是为了养家,家就是雯雯和孩子。所以他觉得喝酒吸烟就是为了雯雯和孩子,如今,在卫生间里不停地呕吐,也是为了她们。所以在他的思想里,他有权利对老婆发火。戒烟戒酒回老家种地,言外之意就是没了烟酒就得跟着受罪。   这是一种怎样的思维方式啊,难道不吸烟不喝酒的人就没有前程可言了,无稽之谈。其实在雯雯的心里,不在乎锦衣玉食。更何况他也没有给过她锦衣玉食,一般人的生活,不愁吃穿。如果下地种田真的能够换来一个体贴的丈夫、和蔼的父亲,她宁愿让自己的身体受罪,也好过现在心里手术治疗癫痫病效果如何呢所受的伤痕。可是他的性格真的会因环境而改变吗?   每一次受伤都会重揭她以前的疤痕,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流吧!一颗一颗的滴落在脸上、手上、地上。从来都是无声的哭泣,她好想在没人的地方,放声的大哭一次。   “妈妈,你怎么哭了?”   “妈妈没事,就是肚子疼,你快写作业吧。”她眼含着泪花微笑着对孩子说。看着孩子那将信半疑的眼神,她又笑了笑,尽管此时的眼泪已经加快了脚步,要颗颗成线。   “来,妈妈,你躺下,把鞋脱了。给你我的小熊,你抱着,等我写完了作业,我给妈妈讲故事。”孩子让坐在沙发上的妈妈躺下。   雯雯已经是泣不成声,可还是笑着跟孩子说:“好的,等你写完作业,妈妈就不疼了,快去写吧。”   孩子的父亲走进客厅,没有搭理雯雯。撕了一块纸巾给孩子哈尔滨儿童医院羊癫疯中心,说:“擦一下你的鼻涕,爸爸睡觉了。”孩子拿着纸巾来到妈妈面前,给妈妈擦起了眼泪。这小小的纸巾怎能擦干妈妈的眼泪,但,孩子,你对妈妈的爱,却可以让妈妈的心不再流泪。   “妈妈,你告诉我,你是肚子疼吗?到底是怎么了?别害怕,跟我说。”   “妈妈真的是肚子疼。妈妈想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好,你问吧。”   “如果让你在爸爸和妈妈中间做一个选择,你会选择跟着谁呢?”七岁的孩子无语了,撅着小嘴,想了好一阵。   “我想跟着你们俩,我不想让爸爸和妈妈分开。”说着这句话,他那明亮又纯洁的眼睛充满了泪水,但却没有流下来。   雯雯知道自己问错了,她可能已经让这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妈妈,永远也不会和你分开,也不和爸爸分开,好吗?走,去睡觉。”   孩子睡着了,老公也在震耳的鼾声中呼呼大睡。雯雯抱着一个小被,走向了客厅,躺在了沙发上。多少个这样的夜晚,她孤独的默默垂泪。一再的容忍,一再的包容。曾经,她想过结束这段痛苦的婚姻,可她舍不得孩子。如果老公能将孩子交给她抚养,她可以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也一定会为了孩子再不嫁人。可那样孩子就会缺少父爱,对他的成长无益。所以,任凭他怎么过分,她都容忍了。为了孩子,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一个晚上,雯雯都在想:为么他会莫名的发火。难道是众人皆夸雯雯,置你冷落,伤了你做男人的尊严吗?可事实就是这样啊,这么多年了,你管过孩子什么?管过妻子什么?你只会喝酒打牌。你有几次是带着孩子出去玩啊?屈指可数的寥寥几次,也是为妻求你让你多陪陪孩子。为妻对父母的孝敬你也无二话,恪守一个妻子的本分,尽职一个母亲的责任。嫁给你,一无房,二无车,只希望能有一个温暖的家。陪着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要求高吗?   一阵凉风袭来,雯雯缩蜷着身体,除了脸上的两行泪水还是温热的,恐再找不出一个有温度的角落了。今生只愿自己的命苦,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为了孩子,路还是要走下去的,有苦就自己吞吧,有泪就自己咽吧。只要孩子不论落成单亲家庭,能够健康的成长,一切就都值了。 共 29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