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在繁芜尘世中简单地活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谁都喜欢一颗简单的心,一个至简的人。如此,不用怀疑,不用猜测,不用揣摩,不用顾忌。   慢热的人,冷眼旁观尘世的种种,不争不抢,不吵不闹,不追不攀,以为守着自己的小小世界就是简单。内心呢?真的简单了吗?我的自卑又自负、自怜又自怨,自嘲又自省,在心中撕扯开战,郁积成伤,是谁也无法轻解的结。   那些无以言说的淡淡哀愁,那些无处躲藏的颓败,那些不可失去的坚守,全都诉诸文字,只为获得内心的平静与安稳。   若可,我愿,永远怀着初心,素面朝天,心灵澄澈,以身心合一的简单,与世界温柔相待,倾听所有,交付所有。   ——题记      朋友们常问我“简希”这名的由来,每每我都以沉默做答。沉默,并非故弄玄虚,只是很好奇他们各种浮想联翩的猜测和想象,更期待他们能给我五花八门的答案。当然,他们也从不让我失望,就象刚入学的孩子积极举手回答老师的提问一般,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其实,对于心思还算简单的我,是不会对一个所谓的称呼去挖空心思精雕细琢的,顾名思义——简单的希望,便是我爱上这个名字且从不曾更改的理由。   简单的希望,看似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其所包含的内容却并非我们能轻易诠释和精准解读,更不可能顺理成章地实现并拥有。往往,愈是简单,愈是罄竹难书。关于求学,工作,爱情,社交……所有生活的种种,我们崇尚简单,却总无法简单。   少时的生活至简,土砖茅舍,缺衣少食,而快乐却最是直接简单,从不曾缺少。吃完糖果,我可以将那花花绿绿的糖纸悉心保存,夹在书本里如获至宝,然后用它们叠成幸运星、千纸鹤,感觉美不胜收,比任何昂贵的玩具都珍贵。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衣,市集上买来的粗花布,朴素而简单,当时穿在身上,心情却比今日着大牌时更为欢喜。意外地考了百分,得了表扬,放学路上一路哼歌一路蹦跳,迫不及待地回家报喜,母亲奖励一个荷包蛋,赛过山珍海味。每逢节假,和小伙伴们到池塘捉青蛙,河边捞小虾小鱼,桥头的草坪上放牛羊,山上摘野果,晒谷坪上跳绳、扔沙包,满院子捉迷藏,整个村子笑声荡漾。   孩子的内心世界,随性简单,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再也回不去的珍贵?少时的我们,不会为赋新词强说愁,亦不会将快乐遮掩,所有哭笑的情绪都是内心真实的表达。难过了,失去了,委屈了,便情不自禁地哭了。得到了,温暖了,开心了,便发自内心地笑了。当然,这哭笑的情绪亦不会保持太久,来自外界一丁点的触动,便可以让情绪从一个极端游走至另一个极端,上一秒还在敛笑而泣,这一秒又破涕为笑,悲喜的转换无需时间的酝酿,说来就来。   少时,两小无猜的伙伴,一同上下学,好东西一起分享,好玩的一同参与,生气不过三分钟又会和好如初。天真地以为,这样的陪伴可以永远。即使搬家、转学,我们依然用稚嫩的笔触传递着思念,书写着理想,勾画着未来。那个未来,有我,有她。直到某天,许久未收到她寄来的书信,我也懒于动笔去追问,彼此就这样寂静地退出,无关悲伤,只是遗憾。友情,曾经如此简单,简单到以为会一辈子不分离。然而,她有她的小脾气,我有我的小性子。当各自有了各自的生活,经历着不同的酸甜苦辣,从此各怀心事,生了隔阂,一切便不再简单。   人最难得,就是在这个复杂的世界去寻求简单的自己,哪怕卸下所有的伪装只是一分一秒。我们的祖先,曾群居于大自然,钻木取火、现摘现吃、树叶草木为衣,生活得天高地阔、自由自在,更不会杞人忧天,哪天噩运降临,自己哪天会死去。这简单,再也回不去,我们也不必放弃现有的文明去刻意回归。如今,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大家开始追逐高品质生活,开名车、住豪宅、穿名牌、吃香喝辣、周游世界,这都无可厚非。有人通过自己实实在在的努力实现了,有人却因羡慕别人锦衣玉食挥金如土的生活红了眼,于是违法乱纪不择手段,让原本简单的生活变得复杂,内心忐忑不安。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我想说,最美的心,是你在位高权重之时依然能谦逊有礼,不趾高气扬,不盛气凌人,坚守内心的底线,可以亲近每一个人;是你在拥有万贯家财之后依然能甘于粗茶淡饭、粗布麻衣的生活,不炫耀不挥霍,孝敬父母,与另一半温柔相待,关爱子女,将日子过成诗;是身为布衣百姓的你,依然能怀着一颗真实善良的心,一边甘守眼前的平淡,一边努力打拼,寻找属于你的诗和远方。   总想,在灵魂深处存一方坚定的留白,任千军万马都攻不进来,任万丈红尘亦无法泼染,让你活得平静,活得磊落,活得不与人同。所以,一直固执地以为,简单,就是那一张未曾被涂鸦的白纸,一览无余的干净,不忍碰触,不舍去书写,不许它沾惹上尘世哪怕一颗细微的尘埃。那方白纸,如此贞净脱俗,永远洁白如初。因生活奔忙心力憔悴的你,会在瞥见它的一刻感觉到无比平静和美好。某些时刻,面对那些无厘头的书写,凌乱纠缠,不知所云,将心缠得紧紧。当面对一纸素笺,你的心瞬间天开地阔起来,信马由缰地驰骋,天马行空地想象,一切美好皆有了可能。   然,那样的简净,得到不难,永远地守住却并非易事。曾不谙世事的少年,被时光推着成长,饱经世事沧桑,阅尽人间百态,心,渐渐变大,能装下所有的欢喜悲忧,悟透生活之真谛,想法愈来愈多,欲望似野草一般疯长。关于金钱,关于权势,关于情感,关于地位,得不到时茶饭不思彻夜难眠,得到了患得患失寝食难安,怎样都虐心,怎样都不安,怎样都不满足。曾干净明亮的眼神,曾青春飞扬的脸庞,曾云淡风轻的时光,都化成身后长长的寂寞,而你却再也回不去从前。某天,终于彻悟,浮世繁华几许,爱恨纠缠几世,最终,你只想做回那个干净明澈的白衣少年。   尘埃,寂静的,细微的,安暖的,因尘世浮华的遮掩,总是被人忽略和漠视,更多时候是不为人知的存在,没人能看到它内心的热血沸腾。夏日艳阳之下,我清楚地看到漫天飞舞的尘埃,时上时下,时远时近,密密麻麻,浮浮沉沉,翻滚着,追逐着,嬉戏着,恣意又欢快。不要以为,它是一改往日寂静的姿态。实际上,每一分每一秒,它们都不曾停止过飞扬和追逐,从来都在忙碌和找寻,找寻着可以尘埃落定的一刻。为了这尘埃落定,它们彻夜不眠昼夜不息。因为,唯有努力向上,才不至于跌坠,只是这么简单。   我,愿意把世界想象得简单,才觉心安。然而,世界,总是很纠缠,让你捉摸不透。商场上,黑心商家不择手段赚取利益,三聚氰胺,食品添加剂,毒疫苗……事件一桩接着一桩,一点点把人心凉透。从此,买什么都心存担忧,吃什么都小心翼翼。生活已经大步奔小康,而身体却更易出现这样那样的不适,患上各种稀奇古怪的疾病。官场上,政客们各自盘算,费尽心机,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笑意融融的对视背后,是多少人看不懂的意味深长,那看似客气的招呼深情的一握,实则是不动声色的暗自较量。兄弟姐妹间,应是手足情深,为了赡养老人、争个家产,却恶言相向大打出手,家里变成了嚣烟弥漫的战场,掀起腥风血雨,直至对薄公堂反目成仇。这一切,到底是世界蛊惑了人心,还是贪婪的人心颠覆了世界?是世界原本复杂,还是我们要的太多?   生活,从来都不简单。可我,一直努力活得简单。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早餐、打扫、浇花,去菜市买来新鲜的排骨煲上一锅汤,在百度学习各种菜肴的做法,变着花样做最家常的饭菜。午后,躺在沙发上小憩,有明亮的阳光照进来,透着热辣辣的暖意,被风扇吹开层层温热的气息,亦是别样的好,伴我安静地睡去。醒来,顺手拿过身边的书随意地翻阅,偶尔会做些笔记,灵感来时敲几行心情文字,郁闷时看几集无聊的肥皂剧。如此无所事事,却又似乎将时光安排满满,实属浪费光阴,可我又似乎爱上了这样的浪费,非常享受。如此每日,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日子看似毫无意义,却已成习惯。平凡如我,至少还有用心去经营生活的能力,不管生活多么千篇一律,我仍在创造和发现,内心永怀希望。因了这希望,内心才觉踏实。   简单的人,心事无处可藏。老友相聚,推杯换盏过后,还是露了怯,深藏的脆弱一触即发,泪水不受控制,把满桌的人吓住。趁着酒意,自顾自一吐为快,再难隐忍坚持,更顾不上形象。当那些不为人知的心事暴露于众人面前,心,倾空了,一切,就简单了。次日早起,心一片晴朗。女友来电问候,说喜欢我心事无处可藏之后的简单,掏心掏肺,更没心没肺。我说,我也喜欢,喜欢到骨子里。   床头两侧,分别摆放着一对情侣公仔和小巧鸳鸯,是在外出旅游时带回的,东西朴素简单,价格便宜,我却感觉到妙处横生的魅。喜欢将公仔娃脸贴着脸或是嘴对着嘴站立,手指轻轻一拨,他们便欢快地摇摆起来,开始了亲密的互动,而后我也跟着发笑。鸳鸯,彼此安静而深情地对望,似乎全世界只剩他俩,你是唯一,我是仅有,从不觉孤单。我喜欢,他们永远这样,寂静地相亲相爱相依相偎,内心奔涌着诉不完的情深。他们的世界,谁都不会失去不可失去,更不会离散。然,这简单的温暖,于滚滚红尘中又能有几多坚固?天涯海角的错过,转身陌路的诀别,分崩离析的悲剧,多少有情人,就这样散落在天涯的两端,梦再难圆。   朋友婚礼现场,布景华丽,鲜花烂漫,乐声悠扬,宾朋满座。情绪高涨的司仪格外兴奋,卖力地在台上主持着婚礼必经的程序,一半戏谑一半煽情,有刻意做作之嫌,引来台下掌声阵阵笑声朗朗,众多人将头凑在一起评头论足,着实好不热闹。参加婚礼无数,早已不再关心这些日新月异的奢华布设,司仪即将完成的几个程序我也能猜到十之八九,没什么新意。索性闭上眼,让身心小憩。这轰轰烈烈的幸福,这盛大空洞的华美,大张旗鼓地暴露于尘世之间,若有一天终将失去,要如何承受?正如雪小禅所说,内心有大深情的人,往往表面平静如水。我认为,幸福很私人,被太多人知道好比自己的存款家底被小偷惦记着一样令人感觉不踏实。其实,把一份孤意与深情简简单单地交给时光,活成一副繁华不惊的模样,平静又温柔,苍老又天真。这样,多好。我渴望的感情,定是安静的,收敛的,不为人知的,只属于两个人。   离小区不远,一片荒地已被勤劳的人们打造成绿油油一片,方块大小的地用篱笆围着,界限分明,很是规整,透着人间烟火的真味。第一次感觉画地为牢原来也可以也这么美。土地里,生长着丰富鲜活的生命,茄子、辣椒、黄瓜、丝瓜、豆角……本季的蔬菜应有尽有,各种瓜果挂满枝头,金黄的南瓜花儿格外抢眼,成了菜地里当之无愧的明星。烈日下的菜地,很是热闹。有人正头戴斗笠从河边挑着水赶往菜园,有人躬着腰在锄地拔草,有人正一脸笑意采摘着熟透的果蔬……忙碌之余,不时用挂在脖颈上的毛巾拭着汗,还不忘与别家菜地的主人交流着经验。若不是亲见,你难以想象菜地里的景象是如此蔚为壮观。想起不久前,这片土地上还堆放着各种杂物、垃圾,更有房地产商存放的大量钢结构架,地里裸露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石头。不由得感慨,是这一双双勤劳的魔术手,一点点清理山石,清除杂草,刨松土地,从山里砍来树条做成篱笆、搭成供蔬菜生长的支架,将顽石遍地野草遍生的土地修饰得生机盎然。   钟爱白色,因为简洁明快。尤在夏天,一见白色衣裙,便有想要占为已有的冲动。也许,只因无力改变生活的繁杂,所以总想让一身皮囊能简单些,呈现清爽干净的模样。也许,是内心太过沉重,于是渴望一袭白衣的轻盈与飘逸,能随着风带走那些如麻的心事。有时,那白色的衣裙,只是安静地挂在那,我无心的一瞥,心便不禁欢喜。因为,我不离,她们便不弃,乖巧地默默等待,等我临幸。这份等待,是绝对长情的温暖,是无比宽厚的包容,叫我如何不喜欢?   苍茫一路,其实我们想要的生活,也只是一份天然的纯白色,朴素又安然,透着清楚明白的干净,就这么简单。多年以后,你会明白,这些看似毫无亮色的素色时光,若一场纷飞的雪,早已在心中落了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繁芜尘世,只愿心若琉璃,简单地活。如此,眼中美丽丛生,心中深情如玉。 癫痫病哪里能治疗好武汉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荆门治癫痫专科医院?沈阳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