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吉春《少女梦》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一天,珍妮姑娘收到福楼拜(她的周勇)的信,心一下子狂热起来。别提她心里有多美了!这种好心情一直使她从元旦快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福楼拜,我的福楼拜呀!……”有天晚上,珍妮姑娘抱着被子象抱着她的福楼拜那样喃喃自语,她梦见她依偎着福楼拜她的“周勇”,听她低声絮语,犹如天上的云雨。她在梦中喊着,突然醒来,原来在做梦。她感到浑身血管膨胀,奇痒无奈,令人难以入眠。此刻,她渴望有块千斤碑石在她身上挤压,才能使她销魂,止住她那蠕动的性欲。她辗转反侧,埋怨她的福楼拜不在身边,如果在,她真会干出假期时见面的傻美事情来。直熬到窗缝泛白,院子里有了响动后,她便趁早起床,梳洗完毕,向修男修女们上早自习的教室走去。   “珍妮,你早,真用功。”少男少女们来到教室,看见她几乎每天第一个到位,表扬地说。   珍妮姑娘只是微微一笑,便不再作声,低头复习功课。她是个很神经质的人,这会儿她想起夜里的事来,心情紊乱,不免又有些惭愧。她有许多话要对远在东北某高等学校的福楼拜当面说,有件事她是对自己的生身母亲也不敢说的。记得她月经初潮,她惊恐地告诉母亲,希望能被爱抚,谁知她母亲竟惊讶不已地说:“你这么小都有月经了?”她母亲从没意识到女儿已经长大。如今,她不知道自己身上那个部位出了毛病,那白白的汁液令她害怕,每天晚上都得换内裤。她很苦恼,觉得自己得了什么病。   不勤奋是不行的。   珍妮从下周开始,断断续续要进行各门课程的考试。学生们虽喊“60分万岁!”但不及格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她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呢,自然不敢成绩平平了。   珍妮在这座修道院已修了二年了。这是最后一个学年,前半学期已过了一半,后半部分还要外出实习。她现在有一种紧迫感,一半课程面临考试,尤其是那位女教师的课,她不能再怠慢了,必须用硬绑绑的分数来回敬女老师那寒气袭人的双眼。她还参加全国大专自学考试,因为她上的是中专,而男朋友考上了大学,她得与他学历平等,免得以后人家瞧不起。   天渐渐地冷了。记得去年的今天已落过一场雪了。除了一件下雪后才能穿的大衣外,珍妮现在还没有一件合适的御寒衣物。上一学期总评中不知谁作梗,把她的乙等奖学金改成了丙等,她只领了25元。她感到可怜,可悲,继而气愤!同学们都为她抱打不平。她清楚,不加15分时她已够得上乙等了,再加15分她准是甲等。过了几天,她想通了,认为最后一年了不必与那两个人去争高低,忘记那两个小人吧!说不定这儿欠她的,上帝会让他们在某年某月某个地方再偿还给她呢。这样想着,她开心了许多。   只是没过多会儿,因为冷的原因她又愁了起来。她的钱总共加在一起也只有70元了。买了衣服便没吃饭的钱了。在钱的问题上,她从没有向谁伸过手。叔父好象忘了她,她要不要提醒他一下?难道他忘记了她的存在?不,一定是他不方便。听说煤矿亏损严重,要减人提效,会不会叔父被减掉?唉,辛苦的叔父!这会,可怜的珍妮感到人生的艰难了。她很想写封信,让她的叔父寄上100元,但她怎么也张不开这个口。她本不敢要这么多,再有50元就可熬出12月份,之后她就可以去打工挣钱糊口了。以往,她的叔父从没有给她寄过100元以下的钱,怕少了那些敏感的家伙会说三道四的。   珍妮将信发出去后,立即感到不安了,她怕为叔父带来不便,因为她婶子不太喜欢她,他们还有一家人生活哩!她又急忙再写信,说清不寄钱她不会介意的,真的,千真万确。只要叔父的儿女有饭吃有衣穿就行了,她也会使自己吃饱穿暖。真的,不信明年春暖花开的时侯,你就会看见她灿烂的笑容。   这个爱幻想的珍妮姑娘,此刻坐在蜡烛的晕光中浮想联翩,她心潮起伏。舍友们都入眠了,她大概又要彻夜失眠了。她又想着给她的“周勇”写信。   远在东北的福楼拜,认真地阅读着珍妮姑娘寄给他的信:   “您的拳拳爱意,令我激动万分,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使我心旗摇曳。真的,我有点不能自已,我醉了,心池荡起了圈圈涟漪。   “躺在床上,回味着您的一字一句,‘能做您的周勇吗?’我蒙着被角偷偷地笑!难道您真要做我的周勇?”   “将来,您要陪我看书、写作,您要陪我一起看电影、逛公园、溜冰、听音乐,一起漫步人生?”   “哦,我的周勇,可我不会那么循规蹈矩的。我会撒着娇,搂着您的脖子打秋千,我会要这要那,我会一天一个花样,一天一个心思地逗你乐,惹您生气,我会嗔怒着吓唬您……我还会,还会在一个清晨梦醒后突然离您而去,逃也似地无影无踪!”   “您能忍受这揪心的孤独么?”   周勇读着读着,假期时那种偷尝禁果的美味渐渐消失了,他被珍妮带刺的匕首刺伤了,害怕了!他想,不敢要这种烈女做爱人。况且,一个在东北,一个在西北,绝对不可能分配在一块!   周勇瞧着珍妮在信中夹寄的松芽,雪松的雏形是多么地娇嫩!不料想,它竟长成了寒风傲物的雪松。他做不了那松的园丁!   想了几天,对比了几天,周勇觉得珍妮姑娘没有同班同乡的芳芳姑娘温顺含情。他决定给珍妮回一封绕弯子的困难信:   “珍妮:你好!不觉一转眼又度过了一年,太快了,很是遗憾!也许是当初考上大学想象得太美好了,太浪漫了,对天之骄子不了解也不理解,总以为他们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总以为他们不会哀愁和痛苦。现在当自己走了一遍之后,才发现当时的我是太幼稚太可笑了!三年过去了,我得到了许多,同时也失去了许多,高兴过,也痛苦过。我曾满怀希望,雄心勃勃,后来发现自己没有才能实现那些愿望,只有默默无闻、脚踏实地的生活,这也许就是人生。千里之遥,难在一块。只能托孤雁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周勇在寄信的同时,在邮局买了个贺年卡(空心的),写上祝福的话,寄给了她。   珍妮接到周勇的回信,是圣诞节那天。她未拆信前,先双手合十,祈祷他给她带来福音。   她拆开信,将信看了不下十遍,将贺年卡的空心用手指头擢了十次,象得了一场大病似的蔫了,没了一点激情,口内自言自语地说着“没心了,‘你’字下边没有心,贺年卡是空心!空心,心空!”   半夜,珍妮在做梦,自语道:“舒服,舒服,真舒服!太舒服了!”   架子床下的女同学被摇喊得惊醒了,起身拍了拍珍妮的被子:“你怎么了?什么太舒服了?”   珍妮被拍得惊醒了,她问女同学:“我说什么了?”   “你喊‘太舒服了’!是不是在梦中偷吃禁果?”   珍妮姑娘清醒后掩盖地回答:“别胡说!我梦中象杨贵妃那样在华清池淋沐呢!”   说是这么说,瞒了别人,但瞒不了自己。记得在暑假期间,珍妮和周勇相逢了,两年不见面的思念洪流一下子冲破了堤岸,他搂着她滚在了床上,压在了她身上,……她觉得舒服极了!进而,周勇硬绑绑的性欲,使她既想又害怕。他看出了她害怕怀孕,便解释说:“安全期在正常的月经周期中(即约28天为一周期),排卵的日期是在月经来潮后的第十四天左右。夫妻只能在月经来潮期间、经期后的四至六天内以及月经前性交不会怀孕。”珍妮问:“这是谁说的?”“这是我从书上看的,是天主教准许的避孕方法。”她听他这么说,心想月经刚过四、五天,没事。于是,她抵挡不住周勇的激情和触摸,发生了性关系,她当时口中不停地喊“舒服,舒服,太舒服了!”   珍妮对这桩事记忆犹新,因为她献出了少女最贞节的东西。她原以为周勇和她将会一辈子厮守,因为周勇在行事时反复说过“海枯石烂不变心,白头到老永相守”呀!怎么就变成没心没肺的人了呢?是不是他有了更漂亮的女朋友?或者在考验她的真心呢?不会有女朋友,绝对不会¥   珍妮思绪万千,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她含着泪,咬那握着的钢笔,写下了一篇《知否?》的散文:   “那年,你飘得好远、好远,远得让我无法相伴。   “后来,不甘示弱,我也离开了故乡。   “最初没你,我也并不在意,一心应付考试,日子平淡无奇。想你,便幻想事业的顶峰,在海角天涯,我们会不期而遇。然后,一起看蓝天,一起看大海,……累了,躺在阳光下的沙滩上休息。   “走出了七月,忙托鸿雁捎纸问候。等啊,等!等来的却是无‘心’的你!难道你不在乎过去,一切都忘得干净?还是你的心已碎?   “知否?知否?夜夜想你心流泪。莫非,你已有了归宿?一切可否如意?”   她将这散文寄给周勇,来窥探他的心,再没有只言片语的话。   散文信寄出后,珍妮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她并不责怪周勇的鲁莽行为,因为她也是情愿的。还遇到一件更放心的事,就是她愁了半学期的揪心解决了。这是她在邮局寄信时,在邮局报刊亭随便翻看《家庭医生》杂志获得的医疗信息,“处女膜可以修复”,“由于性行为或剧烈运动造成处女膜破裂的,现在不用耽心了。”她含羞而神秘地看了两遍,又将这份杂志还给售刊人,边递边说“没意思”。   珍妮快结业了,该赶快联系个职业了。她是上中师的,而且是从某县考上的中专生。按照教委的规定,除过统分者外,原则上是“哪里来的回哪里”。   不过,她不想回本县,更不想当个乡镇的小学教员。她听说电力系统的工作好,工资每月上千元。她想,她叔父在西北某煤矿工作,和电力部门有联系,发电要用煤呀!一定能办成分配的事。   快放寒假的前几天,有个好心的老师秘密告诉她:若果她真想去她叔父   那儿,就得赶快开个“生源证明”来,这样可以调换或者改换她的招生地点。   比如说,A地来的学生修成正果后,按规定要分到A地去工作;现在开一个证明,说这个学生的家庭因一个特殊的原因搬到了B地,她亦必须到B地去。这样,在学校里不费多大劲她便可以如愿以偿地被分配到B地。   珍妮决定放寒假先去叔父那儿一趟,当面向叔父提出这个要求,相信会达到这一目的的。然后,她就到一家副食加工厂去打工,挣到下一学期的费用。这是最后一次吃苦,全当体验生活吧。   她顺利地回了家,叔父答应接收她,这使她开心极了!她这几天安心地在一家副食加工厂加工糕点,罐头,以供应春节。   一天,珍妮在加工厂吃午饭时,突然在桌子上看到一张《中国青年报》,大标题是“毕业生明码标价:一分=100元:一群愤怒的学生”。文中说:一个普通学生的毕业成绩按平均80分计,不算各种加收的培养费,参加‘双选’就要交5500元。   她看着看着,手儿颤抖起来!原来,这是周勇所在的高等专科学校。周勇毕业分配时要向学校交纳5000多元钱才能挣到分配单,他的家庭怎么能承受得了?她联想到了自己,返校后她的学校会不会也来这样的《规定》呢?   她又愁容满面了。等待她的将是怎样的命运呢?   哈尔滨癫痫要注意哪些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哪家昆明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武汉看羊角风专业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