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文字】糟糕的一天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浪漫青春
无破坏:无 阅读:1185发表时间:2016-07-10 10:19:19 摘要:糟糕的一天。 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脚后跟。哥们,你信不?   一清早,我俩就开始叽咯浪,那败家娘们就逼逼扯扯开始唠叨:“你说,都开春了,人家的地都侍弄得差不多了,咱家的还一点没上粪呢,你说,去年那头驴要是没淹死,今年得省多少劲,一天到晚你就知道撩,就知道撩,撩的人影都见不着,整天就知道喝,喝,喝,早晚有一天喝死你,你个瘪犊子玩意儿,你倒是管管家呀,你说,你倒是管不管呀?你说,咱家这地,这地倒底是种还是不种?我都要气仰壳了,这个家都是我一个人管,早晚让你们给气魔怔喽。”这娘们摔盆摔碗弄的叮当响。   我吭呲瘪肚地说:“别逼次了,絮叨啥呀,真膈应人,这车轱辘话逼次一早上了,驴死了,谁又不是好意的,要不,要不那啥,我上借比儿借个推车,把粪都给你推地里去,你看行不?”    那败家娘们得理不让人,不依不饶的:“给我推地里去,啊?给我推地里去,你当是给我干的呀,给我干的?挺大个老爷们真磨叽,还不麻溜利整的,还有空在这扯犊的,你看人谁家老爷们不比你强……”    我生气了,冲着她就喊,嗓门贼老大:“你有完没完了,净他妈的胡咧咧,谁家老爷们都比我强是不?谁家老爷们比我强了,你说,你说!逼次,我叫你逼次,再逼次,我他妈的削你,告诉你,不稀得搭谷你,一边拉呆着去,你个欠儿灯玩意儿,少跟我俩扯这个哩各儿扔,你就是欠削,知道不?一天到晚不够你得瑟的了,整急眼我削你满地找牙。是不不削你不愚作呀,再给我得瑟一个,再给我得瑟一个我看看,我看你个虎娘们,给脸就往鼻子上抓是不?”    那娘们瘪茄子了,嘴噘得贼高,不敢吱声了。我就气哼哼地上借比老李家借了一个轱辘的大铁推车就去推粪了。    昨夜下了雨,路很滑,路面上都是稀泥,我得推一个大上坡,再下一个大坡,才合肥癫痫治疗哪家好?能到地边。   满满的一车粪,实的惠的,少说也有一百来斤,真他妈的沉啊。先头推了两趟,冒汗了,我把帽子摘了下来,擦了擦汗,抽了颗烟,歇了一会,我就又开始推第三趟。    我的脚在稀泥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鞋上粘的全是大泥饼子,大铁车在泥里一扭一扭的,装满了稀里光汤的大粪,也跟着一晃一晃的。我咬着牙,喘着粗气,恨不得使出了吃奶的劲,一呲一滑的的在泥汤子里前腿弓,后腿绷的使劲推,那败家娘们也不知上哪嘎达去了,也不他妈的来帮帮我。    马上要推上大坡顶了,我的脚底忽然一呲溜,左脚一扭,左腿波愣盖一下子插进了泥里。不好,车侧楞了,车要倒了,我赶紧用左手使劲往上别着,右手使劲往下压着,可这该死的车太沉了,它轰隆一声就侧愣过去了,可我还向前使劲呢,脚底溜滑溜滑的,也踩不住啊,我就也顺着大铁车倒的方向向前抢了过去。    大铁车整个翻了过来,我的嘴撞在挡板上,一阵剧痛从我的嘴上传到了脑海,我的脑袋嗡地一下子,我整个身子趴在稀泥地上,一只手插在大粪车里,另一只手扶在泥地上。我感觉到我的嘴里有热的呼的咸咸的东西要流出来,我本能的想要用手去捂着,可我的手上都是大粪和稀泥。我只好张开嘴,把鲜血吐了出来。    随着血里吐出来的还有我的两颗牙,我用舌头舔了舔,妈的,我的两颗大板牙被撞掉了。我的嘴唇生疼生疼的,火刺燎的,浑身上下除了稀泥就是大粪,我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啊,我只好用手扶着地,想站起来,这时我才觉得我的左脚也很疼,唉,脚也扭了,我只好忍着疼,慢慢地站了起来,甩着两手的泥和大粪,一瘸一拐一步一挪往家走去。   中午,那败家娘们给我擦了点稀粥,我的左脚生疼,嘴肿得老高了,木个胀的,通红通红的,做啥好嚼谷我能吃得下呀!   那败家娘们看我这样,也心疼了,哭着说:“干点活就得要个手工价,就知道一天天跟我俩劲劲的,天天跟我俩蹦,你要是不说削我,我能不管你吗?你倒是吃点啥呀。”    那娘们看我也吃不下什么,就说:“你吃个冰棍吧,凉快凉快,能得点劲,备不住还能止疼呢。”我点了点头,答应了。    我的嘴也张不大,那败家娘们就拿来个碗,拿着冰棍筷子,把冰棍竖放着,用勺又刮又切的,都弄成半寸长的冰块。我仰起脖子,张开嘴,她把勺里盛一块冰块,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放在我嘴里。    冰块凉挖的,吃了两块,我的嘴不那么热了,心里愚作多了。那败家娘们说:“得劲不,得劲吧,再多吃两块,来。”我点了点头,又仰起脖子,张开嘴,那娘们把冰块放我嘴里,我想把嘴闭上,不知怎么一动弹,冰块出溜一下子顺着嗓子眼滑了下去,我就感觉嗓子眼下边就像有针似的哈尔滨看癫痫专业医院是哪家扎了一下,我马上闭上嘴,低头用手揪着嗓子。   那败家娘们看着我,说:“怎么了?”我的嘴漏着气,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疼,疼,横是有个东西扎了一下,疼,疼死我了。”    那败家娘们瞪大了眼睛,说:“怎可能?你再吃一块,吃一块就好了,来。”我一边用手揪着嗓子,一边摆着另一只手,不说话。我又咽了几下唾沫,不行,嗓子眼下边可疼了,这几下唾沫咽的,我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二哥来了,看我这样,就说:“横是有刺扎了吧,你看这寸劲,上医院,上医院吧,他这嘴也张不开,咱也整不了啊!”二哥就整了个什么破吉普的给我拉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他们整了一个四个轱辘的轮椅,推着我,医生又是让我张嘴用手电照,然后又用一个大机器左拍右拍的,最后说:“你的食道里确实有一个小木头刺,有一个方法你们去试一下,如果不行,咱们再想办法。”   二哥说:“大夫,是不不行就得做手术呀,有什么方法你就快说,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必须的嘛。”医生说:“你们给他吃一盘炒韭菜,然后再来见我。”    哦,明白了,不就是用韭菜叶子把那个刺给包裹上,然后不就带下去,到胃里了吗,这是个好法子,我可千万不能做手术西安出名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里找,我就开始吃他们给我买的一大盘子炒韭菜。    我夹起一大筷子韭菜,仰着脖子,把肿的老高的嘴张的大大的,小心的把韭菜放在嘴里,尽量别让筷子碰着我的嘴。我用后槽牙嚼着,再使劲把它咽下去,那败家娘们给我整来了一瓶水,我也嚼不烂啊,实在咽不下去,我就把瓶子举地高高的,把瓶口轻轻放嘴边上往下倒点水,韭菜是什么味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左脚生疼,我的嘴唇也疼,但这都算不了什么,我大口地吃着,只要不做手术,这些疼我都能忍了。    一大盘炒韭菜都吃完了,我满头是汗,身上也都是汗。他们又把我推到机器前又是拍又是照的。医生笑着说:“恭喜你,小木头刺已经没有了,没有事了,你可以回去了,以后要多加小心啊。”二哥他们就又把我折腾回了家。   躺在床上,我心想,这回我是得几天走不了道了,哎呀,那不得憋屈死我呀。哎,我想起来了,我不是有一个破摩托吗,左脚崴了,右脚不没事吗,正好可以骑摩托。不过我的摩托好长时间没骑了,我得修一修,我就从床上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院子里。    那败家娘们看我出来,也跟了出来,说:“就在屋里消停躺着得了呗,又抖擞啥呀?”   我说:“你甭管,你帮我把摩托推过来,我修一修,明天我好骑。还有那些扳手啥的,也都给我拿来。”    那娘们知道我正在气头上,也管不了我,就把摩托给我推院子里,工具扔了一地,气哼哼地进屋去了。    我先修了修闸,这摩托的油门拉筋不太好使,我就把摩托打着了火,这破玩应就轰轰隆隆地叫了起来。    我跨在摩托上,让右脚站在地上,左脚搭在左边的踏板上,我用右手转动了一下手柄,油门没太大的反应,我就又转了转手柄。   不知怎么搞的,摩托车突然一下子冲了出去,我来不及松手,就跟着摩托一起向前撞去,只听“呯”的一声,我和摩托车一起撞在了大门上,门碎成了几块,摩托车倒在一边。我躺在了地上,腿上不停地流着血,摔得我直扶着门呼号叫唤。   那败家娘们从房里跑了出来,看见我这样,赶紧又把二哥叫了过来,二哥又整来了那辆破吉普的,把我送到了医院,临走时,二哥对那败家娘们说:“你就别去了,在家把东西规整规整,拾掇一下子吧,他这有我就行了,你放心吧。”    郑州癫痫病多久犯一次 到了医院,又是一阵忙活,幸亏没大事,把大腿擦破的地方处理了一下,就又坐着那辆破吉普的又回了家。    到了家门口,二哥他们就回家了。我一瘸一拐地进了家门,看见七零八落的大门和摔坏的摩托车,闻着满院子的汽油味,我的心情沮丧极了。唉,这一天,真他妈的太闹心了。    我找个小凳坐在院子里,拿出烟,一口接一口抽了起来,抽完了烟,我就把烟头顺手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里。    “呯”!只听一声巨响,我的眼前火光一闪,我被崩出去老远,又躺在了地上,满院都是一堆一堆带着火苗的纸,我的身上粘着一块一块的垃圾,脸也成魂儿画的了,脑袋瓜子上顶着一块着火的纸,头发也着了起来。    二哥他们又来了,一边帮我揪着头上着火的纸,一边说:“这又是咋整的哟,这一天天的,可真能整景啊。这一天的景让你们整的,还一次比一次邪乎呢,还有完没完了?啊,你说,真跟你这虎玩意儿操不完的心啊,愁死俺了,这到底是咋的了?这到底又是咋的了?”    我躺在地上,用我那没牙的漏风的肿得老高的嘴,有气无力地说:“我,那知道啊,我,我就抽了一颗烟,把烟头,扔,扔垃圾桶里了,谁知道它,它,它怎么爆炸了呀!”    那败家娘们一边往起諏我起来,一边哭着说:“我,才刚用纸把你弄洒的汽油擦了,把纸,把纸,扔垃圾桶里了,谁知道你把烟头扔里了!你说,那能不爆炸吗?”    这一天,真的是太糟糕了。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脚后跟。哥们,你信不?反正,我信,我嘎嘎信。   因为,这是用实践检验过的,这是真理!   共 36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