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记忆碎片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摘要:回忆童年成长中的生活往事,自己耳闻目睹及亲生经历,给读者真实的再现了出生在六十年代中期的作者童年那艰难困苦生活及当地的民风民习,这样一个又一个真实的生活片段,看到了当时的农村落后面貌,多少事业百废待兴。抬水、背柴、割草就是几岁孩子们干的活。孩子们渴望穿上一条花裙子,盼望过年来吃上方块糖、水果糖,穿上花布衫,能看一场电影高兴得崩崩跳跳...... 一、童年    我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记忆中我只有四岁左右,我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院子里另外还住着两户人家,都是我们本家人,一户人家住着两位老人,我们叫他们爷爷奶奶,一户人家和父亲同辈,我们叫他们叔叔婶婶。   叔叔婶婶家有四个子女,我家兄妹五个,小妹还没出生,父母每天都下地去挣工分了,留下我们小孩子在院子里玩,由哥哥姐姐带着,那时候没有玩具,只见哥哥姐姐把瓦块敲成椭圆形小片抓石子玩。弟弟妹妹们趴在地上像泥猴似的抓土玩。有时候,孩子们中要是谁捡到一只小瓶子都会引起别的小孩子挣夺,拿着小瓶子的孩子把嘴对着瓶口吹,只听到瓶口发出一阵阵嘘嘘的响声,其他小孩子围成一圈,把吹瓶子的小孩围在中间,仰着脸瞪着眼看,那表情不亚于听一个演奏家在表演。   那时候小孩子经常玩的游戏就是赢泥巴,男孩女孩围成一圈,每个人面前堆一些和好的泥巴,把和好的泥巴捏成碗状,然后把泥碗平放在手心。孩子们把手高高举起猛扣下去泥碗就会炸开一个大洞。这时候他们就会把别人的泥巴拿来补泥碗上的洞。玩着玩着泥巴被赢光的一方就会气的脸红脖子粗。于是孩子们就要动手打架了,所谓的打架就是你推我一把,我推你一把,每当我看到哥哥姐姐他们打架,我就吓得躲得远远的,强者把弱者打哭了,弱者就站在一边哭,只见两手不停地抹眼泪,每次听到孩子们的哭声,院子里的爷爷奶奶就要出来把孩子们训斥一顿:“你们这些小孩子,不好好在一起玩,怎么打架了?”   孩子们听到爷爷奶奶的训斥声会灰溜溜的躲在一边立刻停止争吵,会安静一会儿,不超过五分钟,孩子们又聚在一起了,又叽叽喳喳地开始玩耍,那刚刚还在哭的孩子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却笑嘻嘻的也夹在孩子们中间继续来玩耍,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夕阳西下的时候,父母都收工回来了,弟妹的脸像花猫似的粘了厚厚的一层灰土很脏。已经一天不见父母了,弟弟妹妹看到母亲哭着直往母亲怀里扑,泪水、鼻涕还有脸上的灰尘和在了一起。弟妹们的两只眼睛显得更加明亮了。   接下来就听到母亲开始训斥了,母亲嫌姐姐没带好弟妹,训的姐姐躲在墙角下低头认罪不敢吱声。那边婶婶的脾气很暴躁,笤帚疙瘩已经打在了孩子的身上了,嘴里不停的骂着:“打死你这个死丫头,叫你只顾自己贪玩。”院子里打破了暮霭下的宁静,哭声、骂声交织在一起。每当看到这种情景,胆小怕事的会我躲在一边瑟瑟发抖,生怕笤帚疙瘩落在自己的身上。   这就是我朦胧中的童年,那时候男孩没见过变形金刚,电动火车。女孩没见过洋娃娃,孩子们有时候会把一块小木片,一个螺丝钉珍藏起来玩好长时间。   童年给我留下了一串串灰色的记忆,我在姐姐的呵护下和着泥土渐渐长大。      二、搬家   一九七二年,这一年,我感到父母很忙,只记得每天早晨睁开眼睛就看不到父母的身影,直到天黑父母才披星戴月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家。   姐姐每天早早起床给弟妹们做早饭,早饭很简单,一人一块包谷面锅贴,一碗白开水就一点咸菜,现在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是锅贴,锅贴主要是包谷面发酵后做的,那时候白面少,半面盆包谷面里面只抓几把白面,和好的面发酵好了以后,在铁锅里添一瓢水,水烧开以后把面盆放在锅台上,挖一团面放在手心,两手来回团,把团成椭圆形的面团围着铁锅边贴在锅上,贴满一周盖上锅盖开始蒸,锅贴蒸的好坏全凭火候,姐姐她们没有经验,搞不好锅贴就蒸糊了,蒸糊的锅贴吃起来发苦,谁都不愿意吃,姐姐却欺骗弟妹们说吃了发糊的锅贴出门可以捡到钱,弟弟妹妹们开始挣着吃发糊了的锅贴,尽管吃了那么多发糊的锅贴,弟妹们从来都没有捡到过钱,他们便问:“姐姐,我怎么没有捡到钱?”可怜的弟妹,那个年代一年到头都见不到钱,父母挣的工分刚好顶上家里的口粮钱,一家人能够添饱肚子就不错了,大人们一年到头都很少看到钱长得什么样子,哪里还有闲钱掉在地上的,根本是捡不到钱的。   后来有一段时间,父母晚上都没有回过家,原来他们是在离我们村庄六公里以外的地方干活,在那里收割麦子,收完了麦子在麦地里盖房子,姐姐高兴地对弟妹们说:“你们要听话,爹和妈这段时间晚上不回家了。在干新房子,等新房子盖好了我们就可以搬家了。”弟妹们听到姐姐的话激动地蹦了起来:“嗷!嗷!嗷!要搬新家了!要搬新家了!”   原来公社决定新建一个生产队。有三十六户人家要搬迁到那个新村庄去住。这些要搬迁的住户好多我们都不认识。和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叔叔婶婶家听说要搬到别的新村去了。    这一年父母更加辛苦了,他们既要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又要加班盖房子,有时他们放心不下家里的孩子还要连夜回家来看看,往返十几公里路,全靠两条腿走,其中的艰辛是无法想象的。   那是一个秋风瑟瑟的季节,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父亲赶着一辆牛车来搬家了,算上奶奶全家八口人(小妹还没出生),全部家当只有六床被褥,还有一个红色的大柜子,再就是锅碗瓢盆,东西都装在了牛车上了,我们坐在了牛车的中间,一路兴奋地想象新家的样子。恨不得赶快到新家,可老牛并不着急,任凭父亲拿鞭子抽打,它还是漫不经心的摇晃着身子往前走,有时还发出几声哞哞的叫声,牛车咯吱咯吱的往前移动,走了一个多小时新家到了。到了新家我反而感到心中很失落,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心中那种狂喜荡然无存,内心更加怀念昔日泥土中玩大的小伙伴。   此后的日子里,思念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我想念孩提时代的伙伴,直到现在......      三、地主和贫农   初春,大地复苏,冰雪开始融化了,路边沟沟坎坎的地方都积满了雪水,远处的沙丘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白雪,村中的这条道路到处是稀泥和水,暖暖的阳光被积雪尽情地吸收了,一阵阵微风拂面而来让人感到初春的寒气透骨的凉。   三月一日是开学的第一天,我和小伙伴背着书包向学校跑去,还没开始报道,同学们都聚在校园里,三五个一群开始议论了,你家里是啥成份,他家里是啥成份,只听铁蛋悄声说:“我爹说了金娃家是地主,他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他爹就被批斗死了。”铁蛋还听他爹说,批斗会上金娃他爹头上戴着一个纸帽子,纸帽子好高,上面写着“打倒地主恶霸 ”,我只知道金娃从小就没了爹,他娘带着他们兄妹九个孩子艰难的过日子,不知道他爹是怎么死的。正听着铁蛋说的起劲,不知谁说了一声老师来了,围着铁蛋周围的同学哗的一下散开了,我们跟随老师进了办公室,知道自己成分是贫农的同学脸上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那些成分是地主的同学低着头满脸愁容。   开始报到了,老师点到名的都要自报成份,是贫农的学生声音很大,是地主的学生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我不明白,我们都生在新社会,为啥还有两种成份?心想今天回家一定要问父亲问清楚地主和贫农有啥区别。   晚上,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炕桌上吃晚饭,我问父亲:“爹,啥叫地主?啥叫贫农?”   爹说:“地主就是有土地有牛羊,有的人家还有油坊,贫农没有土地,什么都没有,要给地主家扛长工。”   我又问爹啥叫扛长工,爹说:“扛长工就是常年累月给地主家干活,地主家不给工钱只管吃住。”爹说他也给地主家扛过长工,他九岁就给地主家扛长工,一干就是九年,他在地主家里吃尽了苦,放羊打柴喂猪什么活都干。   父亲兄妹八个,爷爷35岁的时候就病逝了,奶奶带着八个子女艰难的生活,那时候最小的叔叔才两岁,伯父他们都给地主家扛过长工。听父亲解释后我才明白地主和贫农的身份不同,心里想那也是父辈们的事了,那时候已经是新社会了,人人都一样了,怎么还追问成分?搞得子女都抬不起头来。   记得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开学去报到的时候,老师再也没追问过成分,同学们都兴奋地沉浸在开学的喜悦中!      四、告别土台子   这一年秋天,我们告别了土台子。   这一年秋天,我们拥有了课桌。   这一年秋天,我已经是一个二年级的学生了。   今天,同学们的心情格外激动,大清早我们来到学校,老师告诉我们村里的两挂马车去公社拉课桌了,同学们听了以后都高兴地蹦了起来,我们不用再灰头灰脸的上课了,我们可以干干净净的上课了,因为我们的课桌是用泥土垒起来的土台子,虽说同学们都自己在土台子上铺了一张牛皮纸,有的铺一块布,就这样尘土还是很大,每天同学们的身上脸上手上都是一层厚厚的灰尘。四年级的同学忙着拆土台子,二年级的同学往外搬,教室里尘土飞扬,同学们都累得汗流浃背,但是谁也不叫一声苦,谁也不叫一声累,不到半天功夫,我们把教室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等待课桌拉回来往里搬。   中午的时候,两挂马车拉着课桌回来了,赶马车的李老伯和老师把课桌从马车上卸了下来,课桌都很破旧了,是“五七”中学淘汰下来的旧课桌,课桌上的油漆已经掉的只剩下星星点点了,我们依然很高兴,我们再不怕课本和书包被尘土弄脏了,再不怕浑身上下都是灰尘了,再不怕别人叫我们土孩子了。   同学们开始往教室里搬课桌,不一会儿功夫,课桌都整整齐齐的摆在了教室里,同学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五年级的同学毕业了,他们要到六公里以外的公社去上中学,只剩下我们二年级和四年级两个班了,我们不用和别的班级挤在一个教室里了,我们可以一个年级一个班了,我们不用三个同学挤在一个土台子上了,我们可以两个同学一张课桌了。   没有油漆的桌面坑坑洼洼,一点儿也不光滑,可同学们还是用湿抹布檫了又檫,把破旧的桌面檫的一尘不染。李刚还把他们家的铁锅端下来扣在地上,用铁铲铲了锅底上的黑灰,包了一包拿到学校,我们几个女同学七手八脚把黑板抬下来,用水把锅灰和湿,把发白的黑板刷的黑上加黑。   前面的讲桌上多了三个黑板檫,一个是羊皮钉的,另外两个是毡子钉的,不知道是哪几个同学悄悄做的好事。   我们要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新学期的到来。   这一年冬天,我们第一次看到了黝黑发亮的煤炭,我们不用再背柴火了。我们可以用煤炭生火了,煤炭的火温远远高于柴火的温度。我们的教室不再寒冷,炉盖被炭火烧的红彤彤的,我们的教室暖暖的,我们的心更暖。      五、迎接“六一”   小时候孩子们最开心的事就是过“六一”儿童节。   进入四月中旬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今年的“六一”儿童节要去大队过,老师还告诉我们,“六一”儿童节各村小学要进行歌咏比赛和体育比赛。体育方面要举行的项目是:拔河、跳远、跳高、跳绳、跑步和扔铅球等项目的比赛。我们听了以后很高兴,都想在“六一”儿童节上露一手。   我们的功课照常进行,同学们比以前听课更认真了,那些调皮捣蛋的同学也乖了许多,每个同学的作业都比以前写的快了。大家都清楚课后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我们。我们要练唱歌,练跑步,练跳远……   今天是排练的第一天,下午最后一节课老师把歌词写在了黑板上。我们必须学会这几首歌:《学习雷锋好榜样》、《数九寒天下大雪》、《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红梅赞》、《歌唱二小放牛郎》同学们都拿出了练习本认认真真的把歌词抄了下来。就连最调皮的铁蛋也老老实实地抄起了歌词。   放学以后,我把去大队过“六一”的喜讯告诉了姐姐和父母,写完作业我把歌词拿出来一遍遍的熟记,我们今天的任务必须熟记《学习雷锋好榜样》这首歌词。   此后的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我们都要到学校西边的操场上练队形,练向左转,向右转,立正,稍息。那些不专心的同学老转错,动不动就挨老师一顿批,我心里面默记着左和右认真地听老师的号令,生怕转错了。就这简单的左转右转,同学们练了整整一个星期才算不出错。   我们在烈日下练唱歌,每一首歌曲老师教了一遍又一遍,同学们的声音倒挺大,就是唱的不整齐,老是跑掉。   进入五月份的时候,我们每天除了练唱歌还要练习跑步、跳远、跳高。跳远的沙坑是同学们自己动手挖的。我们在操场的北面挖了一个长三米宽两米的沙坑,沙子是同学们在村东边的沙丘上背回来的。沙坑边上载了两根木棍,木棍上钉了好多钉子,老师找了一根指头粗的竹竿担在上面,这样我们既可以在这里练习跳高也可以练习跳远,我们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跳,竹竿一天比一天升的高。四年级的李军腿很长,他竟能跳过1.4米的高度了。   “ 六一”儿童节就要临近了,昨天老师告诉我们,今年的儿童节服装要统一,男生女生的服装一律是白衬衣蓝裤子,白球鞋。我听了以后很发愁,蓝裤子有一条,白衬衣咋办?那双白球鞋洗一洗还可以穿,我回家把统一服装的事告诉了父母,母亲直叹气:“唉!做一件衬衫少说也得六元钱。”   家里一点钱也没有,父亲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蹲在地上抽他的旱烟袋。姐姐说她去帮我借一件白衬衣。第二天姐姐不知从哪儿借了一件特别旧的白的确良衬衫,上面有很多污渍,白衬衣的颜色已经接近灰色了,姐姐用肥皂把衬衫洗了又洗,然后她用漂白粉把衬衫泡了几个小时。衬衣总算白了许多。衬衣晾干了以后我穿上一试,太大了!袖子长的盖住了手指头。衣服的身长盖住了臀部,只好把袖子卷起来,把衣服束到裤腰里穿了,我把衣服试好以后又脱下来叠好放了起来,等到“六一”那天再穿。 洛阳能治好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兰州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医院武汉哪的癫痫医院最好癫痫发作是不是都会意识丧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