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挽流年,情落笔尖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伦理小说

  “真的不多留几天吗?”

  “嗯……”,我婉拒道:“如果足够幸运的话,下个月再来这儿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去逛逛。”

  “好吧,那准备来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联系我。”看着朋友写满沮丧的脸上由阴转晴,我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进候车室。

  来赣州已经两天,但却一直如临大敌般忙着准备省考,也没空和朋友一起出去游玩。张爱玲说:“人总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我不喜欢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其实,心底倒是希望能多留几天好好放松下,可总隐隐感觉自己若是放得太开,兴许就不再会有缘来这里了。一想到这,赶紧打消“今宵有酒今宵醉”的念头,唯有希望幸运女神能眷顾上我,好使我等到成功的那一刻再尽情撒欢。

  赣州离家并不远,不到四个小时就到家了。回到家,睡上一觉,前些日子带来的疲倦和紧张感统统被我甩掉。前几日订好的复习教材还没到,按照之前定好的计划,本欲打开电脑查找要准备的资料,却没想到来了一条微信。远在南昌求学的子涵最近回家办件事,知道我待在家里后,便和正在休假的雨婷约我明天一起去城里聚聚。

  次日,我早早起床搭上进城的汽车。下车后,子涵打来一通电话,说有点私事,过会儿才能碰面。挂完电话,我便独自走在那条熟悉的西华北路,不经意抬头,高中母校的大门突然闯入视线。心想既然没有这么快碰面,不如就先进去闲逛一会儿。我穿过校门,环顾四周,校园的变化着实不多。高中毕业已经六年,这里的教学楼、花草树木,还有朗朗的读书声,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没变,往昔的记忆瞬即浮上心头。克里希那穆提说,“沉浸在过往的心往往是失意哀伤的。”为了避免成为怀旧情绪的俘虏,我赶忙加快脚步,在后花园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不争气的自己终归没有逃脱过往的狂轰滥炸,于是干脆戴上耳机,打开唱吧,点一首那些年追过的《有何不可》,对着镜头大声唱了起来。我想,周围的学弟学妹决计听不出我的歌声吧。其实,爱好音乐由来已久,只是性格内敛,怯于在旁人面前开怀大唱。今天,我竟全然不管旁边路过的学弟学妹们的反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把多年以前就想做的事做完了。这又有何不可呢?我早已不是六年前那个胆怯的小男生了。

  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快到了。我离开校园,赶往预先定好的路口。子涵和雨婷如期而至,能看到他们真是太好了。互相寒暄几句后,我们便沿着街道漫无目的缓缓走着。突然,雨婷不无感慨地说:“我发现人越长大,快乐却越来越少了。”正纠结要去哪里游玩的我们听到她这么说,心里真是深以为然。“是啊!小时候的游戏那么多,那时的快乐很简单”,我附和道,“现在却发现什么都少点味儿,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时光带走了纯真,如今的我们已不再年轻。

  “要不去爬西华山?”,我问道。这一提议就像久旱逢甘露般,把大家从选择的烦恼中拉了出来。我们仨中间,雨婷是唯一一个知道通往西华山的路的人,不过她也是很久之前去的,所以记得不甚清楚。我们只好顺着她的记忆边走边问,尽管走了一些弯路,不过最终还是找对了路。

  暮春时节,气温回升,山脚下的我们迎着午后的斜阳向山顶走去。一眼望去,路旁大片大片的农田里种着一排排绿油油的早稻苗,此时正是谷类作物茁壮成长的好时节。稻子由光秃秃的种子开始,到绿油油的禾苗,再到挂满金灿灿的稻穗,这是所有生命沿袭的轨迹,人类也不例外。那么,我们现在又走到哪儿了呢?西华山很高,我们花了近半小时才走到山腰。回头向县城望去,那里的房子和街道变小了很多。我们艰难地爬着坡,一路有说有笑,不时还能看到零星的几个路人和过往的车辆。山坡太陡,加之雨婷身体比较瘦弱,我们只好走一段路就休息一会儿。山肩有个亭子,我们到那儿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下山。“如果再不加快速度,等到山顶时可能就天黑啦。”我噘着嘴摆着一副苦脸。雨婷轻轻说道:“你们接着往上爬吧,我太累了,坐这儿休息会,等你们下来。”我转过头看着子涵,询问他的意见。因为我们都无法接受爬山不登顶的结果,所以毫不迟疑地向最后一段路发起了挑战。那时的我们误以为自己距离山顶很近了,后来才发现这段路是最难走的。马云曾这样激励年青人,“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很多的人都死在了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也听过一个故事,美国有一位63岁的老妇人从纽约市步行到了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市,她说:“走一步路是不需要勇气的,我就是这样做的,先走了一步,接着再走一步,然后再一步,就到了这里。”是啊,只要把目标放在心里,只管迈出一步,再迈一步,就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我和子涵经受住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考验,终于走到山顶。山上有座寺庙,名叫“西竺寺”,看起来并不算大。门顶悬着的刻有“大雄宝殿”四个大字的牌匾前面放着一个香炉。因为我们并不是佛教信徒,所以没有进去,只是在香炉前面的空地上互相拍照留念。寺庙的正对面是一片小竹林,透过竹子之间的缝隙往下望去,山下的景物是那么渺小,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当所有的一切都被踩在脚底下的时候,一切都好像变得不那么重要,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我们绕过寺庙,发现后面有个大大的电视信号接收器,于是沿着前面的阶梯朝它走去。走近后,发现它虽很大,却也破旧。下面的水泥平台前镶嵌的石碑上难以看清的文字像是在告诉我们:它曾与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风吹雨打为伴。岁月失语,唯石能言。其实也未必唯石能言,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时间的代言人。想起前几天结束的省考笔试,发挥虽然还算正常,但是公考竞争的激烈程度还是让我没有太多把握。即使如此,我也总会提醒自己,考试已经过去,再多想也无法改变结果。泰戈尔说,“天空中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即使结果不尽如人意,也是没有什么遗憾了,因为努力过,过往的一切都只能留在身后。

  眼看天色已晚,我们开始下山。下山的速度比爬山快出很多,不出十分钟,我们就到了山肩的亭子旁。奇怪的是,雨婷不在这里了。我不禁为她担心起来,通完电话后知道她先下山回去了,我们方才宽心。子涵今年夏天即将毕业,学医的他已拿到了中山大学的硕士录取通知书。下山的路上,我鼓励他好好读下去,但也不能忘了为就业早作准备。毕业年的我,就是因为对自己缺少明确的规划,所以才会在离开校园后显得那么被动。现在能把自己的教训与他分享,也算有了用处。

  晴朗的夜空,弯弯的下弦月已高高挂起,一闪一闪的小星星也调皮地眨着眼睛。微凉斑斓的夜色中,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前奔去。进城后,我们邀上雨婷一起去餐馆吃饭。餐馆外面是一个广场,许多中年大妈整齐有序的列在那里,她们随着音乐的律动左摇右摆跳着时下盛行的广场舞。看到她们那么投入的舞姿,我突然想明白上午雨婷感慨的“越长大,越没劲”是为何了。人在小时候看见的只是娱乐游戏本身带来的快乐,长大后却更加注重心理距离的远近了,就像上午的我们纠结去哪里,其实每个选项都是可以的,我们在乎的是陪在身边的朋友。一如眼前这些广场上的大妈,若是周围没有一起跳舞的伙伴,想必也会索然无味吧。

  回家的路上,我点开手机,听着早上唱过的歌。不算动听的歌声总能带来一丝自信的感觉,我回想着西华山顶那块历经过无数回风吹日晒的石台,心想无情的时光在苍老我们的容颜的同时也应能沉淀一个努力者的人生。太多的过去早已被我们遗忘,当下的所见所感却让我们显得清晰盎然。下月底就能知道成绩,我不必再为还没发生的事情耗费心力,只需在这段时间里为可能获得的机会做好准备。汪国真在《热爱生命》里写道,“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西华山肩到山顶的那段路亦是如此,只要我们循着自己看准的方向往前走,像那位远在大洋彼岸的老妇人一样迈出一步接着再迈一步,终点就在意料之中。

  夜很深了,静的连人们的脚步声都能听见。先前订的复习资料也快到了吧,接下来就是最最关键的最后一段路了。“九九进一,成在其一”,成功就躲藏在最后一步。我抖抖肩膀,深吸一口气,朝夜色中走去……

  2016年4月28日

北京治癫痫的费用癫痫治疗方法哪些比较好沈阳成人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