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清明时节蛙声起(散文)

    这是晴好的春日,是清明小长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五点半下班,天空依然是一幅勾人魂魄的明媚。主角尚未登场,牡丹岛上已然缤纷缭乱。等我赏过了梨花,嗅过了丁香,瞧过了玉兰,访过了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憧憬】与岁月煮雪(散文)

    一、被冻住的相思我们与雪,并不能时时相见。一年只在一季中,而一季中又有多少?与雪见的最多的,当然非东北人莫属了。天寒地冻,大雪封门,满世界的洁白。东家向西家喊话,落在了雪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东北】阅读的魅力(散文)

    节后有点时间,就想抽空读些书。免得被问起“时间都去哪了?”时空虚失落。好在电子书提供了不少方便,便想着赶时兴。然而读起来才知道,电子书虽然好处多多,但比起纸质书来总是少了些什么。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有奖金”征文】又见遣唐使(散文)

    2010年上海世博会“日本国家馆日”那天,唐人装束的日本“水手们”驾驶着仿古的日本“遣唐使船”,也驶进了上海世博会。这条委托张家港造的仿制木船停在了十六铺码头,偏巧1862年日本来华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青青芦苇(散文)

    在乡下,塘边水湄,总有芦苇的身影。一丛丛,一片片,亭亭玉立,如剑的细长叶子,在风中摇曳着,或沙沙作响,像小女孩侬软的窃窃私语;或哗啦啦喧嚣,如男孩子们粗声大嗓的嘈杂。我本来对...[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假离婚”(散文)

    时间是什么?在很多时候,它充当了不该充当的角色,改变了不该改变的常理!【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知青返城的大潮轰轰烈烈。阿泽是北京知青,一九六八年秋,随上山下乡的潮流到东北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历史是一缕轻烟(散文)

    天气好,就想出来走走,又看了今日的旬报,存款在一个月20天的时间已经上了2000万,心情就灿烂了些。整个年的前20天和年后的6天,感觉自己像困兽,基本上窝在办公室,包括大年的三十和初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秋之恋征文】那片幽静的果园(散文)

    苹果红了摘了,叶子黄了落了,可苹果树还在,根仍深深扎进土里;人走了老了,可爱之意还在,那份眷恋深深扎进心里……那苹果园,那人那情,朦胧而清晰,遥远又仿如昨日……黄土高原沟壑交...[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岁月沉香(散文)

    人生就是一条寻找的归途,灵魂在过往的尘埃中,过滤、沉淀,然后澄明,岁月沉香。然,往事悠悠,幸好有风能记起。断鸿声声,有话无从语。不是深秋,夏日花飞去。心也尽,无须恨自己,明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暗香时光】青春有离别,回忆却珍贵(散文)_1

    时光匆匆,一眨眼便到了槐花五月。五月在古诗词中的地位并不平凡,《诗经》里便有五月鸣蜩之说,意思是到了五月,蝉就开始鸣叫起来。李白在《子夜四时歌夏歌》里以“五月西施采”来赞美五...[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