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九曲转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界小说
踩着薄薄的积雪,我来到赵家沟了。这儿离延安城八十多里。村子不大,却新箍了几十孔石窑,老远望去,齐整整、灰蓬蓬的。清一色的响门亮窗,贴了红艳艳的对联和窗花。生活的富足、春节的热火以及乡亲们心头的喜悦,像一坛美酒飘出香味,直扑我的肺腑。   村前学校的操场上,已经扫净积雪,有一伙穿着整洁的男社员,正在挖坑坑,栽高粱秆儿。不用问我就知道,他们是在为转九曲做准备工作。   我是专为观看转九曲而来的。   相传,九曲,又叫九曲黄河阵,是我国古代作战的一种阵法。后来,陕北民间欢度春节的时候,照此阵法布置华灯,让人们在九曲灯火中转悠徜徉,纵情欢乐,这就叫转九曲。我的衣胞虽然埋在延河畔上,我又喝延河水长大,可是总也没有机会领略它的丰采。前些年世事乱哄哄的,谁有心思去闹腾?现在好了,延安地区粮食大增产,群众过上了顺心的日子,这欢度春节的古老习俗,又要在人们心中开花了:城里闹,乡间也闹。由于多年来舞文弄墨,我偏爱最浓的乡土气息,所以舍近求远,赶到这儿来了。   社员们和我攀谈了一阵之后,熟了,不避我,跟一个小伙子开起了玩笑。我这才注意到,那小伙子还留着大鬓角呢。曾几何时,熏熏南窗风,竟也吹到这偏远的山沟。一个被人们称作杨大伯的老头逗着大鬓角:   嗨!说你是个男的,头发长了那么长;说你是个女的,又不扎辫辫!   这话引起一片笑声。大鬓角笑着去扭扮怪相的胖后生的胳膊,胖后生绕着人群躲闪。我看大鬓角的一举一动,还是朴实可爱的。   队长三十多岁,长得虎势势的,也跟大伙一起笑。静下来后,他却严肃地对大鬓角说:   虬陕把你那头推了!我有言在先:不推头,不准参加转九曲!大鬓角不服气地扭了一下脖子,但是他的脸红了,挖着坑坑,低头不语。我老早就看见,户他们栽的高粱秆儿,和长在地里时正好相反,都是梢梢朝下,毛根朝上,那毛根并且都是剪齐了的。我问这是什么讲究,队长说:每根高粱秆上都要搁一盏灯呢。这我知道,高粱秆是作灯柱用的。毛根朝上,剪齐修平,灯盏才能搁住。   我原来想得多笨,以为灯儿是用绳绳挂上去的。笨到家了。不来这儿看看,哪里会知道还有这些奥妙呢?队长见我走累了,撇下正干的活儿,把我领进村子,安排在公窑里,让我先歇着。呆了一个钟头后,听人说,上院窑里正做灯呢,我于是急切切走去。   老远就听见妇女们的说笑声。进窑一看,大姑娘小媳妇的,人人都在忙活:有的做灯盏,有的做灯筏,有的做灯罩。灯盏囊是用洋芋削的,削成方的、圆的、五角形的,再在上面挖个麟油坑,就算成了。灯筏呢,是用高粱秆顶端上的蒹蒹,也就是结穗子的那细细长长的部分,一劈两半儿,剪成一寸长短,每两节用灯芯绑成一个十字,并让灯芯在十字的交点上竖起来,也就算成了;用的时候,灯筏是漂在灯油上的。灯罩很漂亮,是用红绿纸糊的。   我实在惊服妇女们的巧手,她们做出来的每一件几乎都是工艺品,都可以拿出去展览。我不由夸赞了几句。一个姑娘却开口了:老麻子开花转圈圈红,再不要能格滟滟笑话人!   她顺口说出的,竟是十分生动的信天游。她的声调就像弹琴。我不能不留意她了:穿件红袄,瓜子脸粉白粉白,眉里眼里都像藏着聪明。听口音,老家一定是绥、米一带的。我说:   还敢笑话?学都学不来呢!   快别给人戴二尺五了!她捋了一把头发,一条川都没有比我更瓷的人了。要见巧媳妇,在隔壁窑里呢!   人们说,这女子名叫叶叶。正说着,窗棂上嘭地一声,像是小石子儿打上的声音。妇女们全笑了,只有叶叶低下头来。一个削灯盏的媳妇笑说:叶叶,快去吧,人家等急了!   叫他等吧!急死他!+叶叶说。她的脸胀得红红的。   什么人喊她,我已猜出几分,但刚来,还不便开玩笑,就去看巧媳妇了。   坐在隔壁窑里妇女群中的,真是一个使人为之倾倒的巧媳妇,虽然她已抱上孙子、脸上爬满皱纹了。她正为大灯笼赶作剪纸。我简直目瞪口呆了。她不画任何图样,一剪子下去就剪出一支秧歌队:足有四五十个秧歌队员,面容迥异,栩栩如生,舞步儿好像还带着风声呢。剪它用的时间,大约只有二十口分钟。妇女们介绍说,当年,她年轻的时候,还给毛主席表演过剪窗花呢。   九曲究竟是怎么转的,我还没有看到,我看到的只是为转九曲做的准备工作,但我心头,已注满了兴奋。   晚饭之后,飘雪了。小小的、薄薄的雪花。晚饭的油糕香、饴饴香、米酒香,和雪花的韵味溶在一起,在山村漫延。一整天没有停息的说笑声,也融在里面,更加响亮起来。接着,锣鼓响了,唢呐响了,蹲在备家硷畔上的白狗或黑狗,也争争抢抢地叫开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秧歌队员,流水般向学校操场涌去--转九曲的时刻到了!   我夹在人流中,跟着队长大步行走。雪花落在我的脸上,凉凉的,痒痒的。谁家的孩子直往前窜,差点儿把我绊倒;队长赶忙扶住我,一边骂那孩子,一边叮嘱我要小心点,走慢点。其实呢,他却越走越快,后来索性拉着我跑起来了。我一心里清楚,多年来这村子头一回转九曲,怕搞乱了,队长急着前去照料。跑就跑吧,我从小爬惯家乡这山山洼洼,没有那么娇嫩。我也愿意跑,先睹为快呵!   九曲灯火闪耀在我们眼前了。搭眼看去,繁星点点,光华四射,照亮了山沟,照亮了漫天飞舞的雪花。我一时觉得,好像在见过这样的情景。哦,想起来了,我见过。去年国庆后的第二天,我乘飞机从首都飞回西安,遥望古城灯火,\\\\\\\'不就和这很相像么?只是,那规模要大得多,今晚仅算它的缩影;然而眼下这灯火,竖成列,横成行,再加上这带着光晕的千万片雪花,造成一片漾漾烁烁、迷迷离离的景致,比那回所看到的,更引人入醉。   我看见,十个大灯笼,高悬在操场的四周。巧媳妇剪下的秧歌队剪纸,就贴在这些灯笼上。突然间,是灯笼上的秧歌队跳下来了么?为什么遍地彩绸飘飞,舞姿翩翩?锣鼓唢呐声中,秧歌队以伞头为前导,首先穿游进灯火之中,伞头手中的花伞,应和着锣鼓点,一起一伏,团团旋转,宛若漂浮在九曲黄河的漩涡上;秧歌队员手中的彩绸,不断地舞起来,像给九曲黄河的上空,抹上片片云霞。花伞旋转时,亮晶晶的雪花也旋转;彩绸飞起时,亮晶晶的雪花也飞起。这花伞,这彩绸,还有这片片雪花、张张笑脸,都被灯火照耀着,都在九曲波涛中旋转狂欢。秧歌队优美、奔放的舞姿,使我看得眼花缭乱,惊羡不已。我在专业剧团工作过好多年,我熟悉不少演员,他们之中一些人很有点儿艺术造诣,但要表演出这么一股子激情来,几乎没一个能够办到。巧媳妇剪下的秧歌队也要自愧弗如。我想,眼前这支欢舞在九曲灯火中的秧歌队,也可以说是剪下的,但它是用传统和现实的巨剪所剪,贴在我们美好生活的硕大无比的灯笼上。   我跟着群众的队伍,也穿游进去。好像世界上的一切光亮,一下子全聚在这里了。灯是亮的,眼睛是亮的,笑脸是亮的,身影是亮的,连刮的风也是亮的。一片片飘飞的雪花,携着光圈,就像一盏盏飘飞的小灯。我看见,我们这亮亮的行列中,有亮亮的老头,有亮亮的老婆,还有被亮亮的妈妈牵着手的亮亮的孩子。全村所有的人--上自八十九,下至刚会走,大概全来了。一个个亮亮的,喜眉笑眼,脚步儿轻轻,踩着鼓点,踩着雪花,踩着光亮欢乐地游转。   我的心头,也亮起来了,升起一道联想的彩虹。我想这一盏盏华灯,多像一朵朵盛开的山花;人们多像蝴蝶飞来绕去,扇动着亮亮的翅膀;我想这一盏盏华灯,多像一穗穗成熟的高粱,人们多像拿着镰刀,多像拿着磨了又磨、闪光发亮的镰刀,正在唱出嚓嚓嚓的亮亮的歌声;我还想,这华灯整整齐齐,一行一行,多像一曲美丽乐章的五线谱,多像一根根颤动的琴弦,人们多像飘飞荡漾的亮亮的音符。一阵哄笑声响起,只见人们一齐向我的身后望去。我忙转过脸,原来是紧挨我的杨大伯,也居然扭起了秧歌。他身上抖下片片光亮,片片雪花。看样子,他曾经定是扭秧歌的好手,胳膊腿儿都透着美感,只是现在为了招人乐,故意把动作搞得非常夸张。待他尽兴之后,我问:   大伯,你多大年纪了?   十六了他笑答。眉毛上抖下一缕光亮,几粒雪花。   六十了。队长解释道,他小的时候,周恩来同志还给他教过字呢。   你真幸福呀!锣鼓声中,我望着杨大伯,提高了声音。我觉得,我的眼里飘进一缕光亮,嘴里飘进几粒雪花。   当年幸福,如今也算幸福,中间几年嘛,大伯说着唉了一声,幸福,到黑窟窿里了,捞了条讨饭棍!待了会他又说,不说那些了。我只想叫你知道,光去年,我就打了八千斤粮食!   杨大伯按捺不住满心的喜悦。他希望我转告那些在延安工作过的老同志,延安又红盛了,又和大生产时一样了,人人有吃有穿,喜格眯眯,希望他们有机会都能回来看看≯灰暗韵色彩,只是在人们心中一闪,逝去了。眼前的一切,如此敞亮。但我忽然想起大鬓角了,左瞅右瞅不见他,我心中多少有些惆怅。我不由捅捅走在我前头的队长,说他不该下了那么严厉的命令,把那青年隔在欢乐的人群之外。\\\\\\\'队长挥手指指我们的左方:   那不是?他来了!我目光瞟过几行灯去,仔细一看,是他,不过他已推了买,留着和别的后生一样的发式。他前头的姑娘是谁呢?和他那么亲热,转过身嫣然一笑,向他塞了一把什么东西,他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连雪花,连灯光,一起吞下去了,喜滋滋的。我终于认出,那姑娘是叶叶。队长说:   一对情人。不让留大鬓角,其实是叶叶的意思。女子厉害着呢,说要继续留着,没二话,就吹!我能成全他们?队长的声音,也似乎含着光,发着亮。九曲灯火照耀之下,一切是这么和谐,这么充实,这么富于魅力。我感到,我和这些淳朴憨厚的庄户人,正在闪光的诗行中留连。雪大了,纷纷扬扬。雪花上的光晕也大了,一圈一圈。人们的头上、眉上、肩上,全落上一层雪,又重上一层光,如玉雕一般。雪大情也涨,谁愿离去?人们在光和雪中,更加欢乐地旋转狂欢。   过一盏灯,又一盏灯。每盏灯像征一天,一共是三百六十五个灯,像征整整一年。我祝福人们:我们的每一天都是明亮的!过一盏灯,又一盏灯。九曲灯火,好像我们前进的道路。我们的来路是曲折的,去路也是曲折的。但在曲折的路上,在有艰难和痛苦的地方,也像今晚一样,虽然落着雪,总有光辉照耀我们。我们永不气馁。即使有时候落下几滴悲伤的泪水,这泪水也饱含着希望之光!   过一盏灯,又一盏灯。我浮想联翩,思绪翻飞,转出了九曲灯火。   我多么依恋呵!回头望着,我真想返回去,撕几片光亮,倍带着一首诗,像初恋时带着情人赠送的手绢,常常带在身旁鞘隙这片片光亮,今夜闪在家家窑洞里,一定会给全村老小荔瓣_!织一个透明的、甜甜的梦吧。 青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有那些癫痫病有被治愈的可能吗安徽哪治疗癫痫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