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一座城市的颜色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摘要:回首走过的城市,因为当时感受、心境的不同,颜色也呈现出不同的变化。境由心生,境随心转,大概如此。 娄底小时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天宽地阔的公路,也不是一马平川的广场,而是黄土堆与绿草地。   第一次与娄底邂逅,是因父亲的引领。那一年,我十岁,乘了黑色锃亮的小车,跟他去娄底办事。那时,娄底仿佛是离家很远的一个地儿,所以出行的心情是新的,连身上的花裙子也知道我的脾性,兴奋地雀跃。然而,抵达娄底后,我发现那里并没有我想像中美好。笔直的公路倒是比冷水江要阔气,然而路两旁呢,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倒是黄土包、黄土堆多得惊人。从进城公路一路向前,清一色的黄土掠过车窗,低矮的土山包飞快地往后退,车窗外黄尘如瀑,有如西部地区沙尘暴来袭。目之所及,遍见单调的黄。这时的娄底,真实地向我袒露出她建设时期辛苦繁忙的情形。   而绿草地的回忆,似乎更不妙。那时父亲为了让走出中专校门的我能尽早解决就业问题,前往娄底去找已是某局副局长的家乡人。父亲平时木讷少言,骨子很硬气,一般事情绝不肯向人低三下四。但为了我的将来,他豁出去了。这次他带我坐的不是公车,而是中巴。历经前所未有的漫长的颠簸抵达娄底后,我们被告知该领导上午有事,下午才能来办公室。于是中午等待的时光,因为焦灼而变得漫长。我们父女俩在街上胡乱扒了几口粉皮,便来到其办公楼前的草地里休憩。那时春色正浓,娄底一片鸟语花香,油油地向我们展示着它可人的一面。草地是人工植种的,规整里透出柔和的清新,隐约还能闻到泥土的芬芳。换作平时,我定会脱了鞋子跑跳蹦跃去撒欢一阵,然而在忐忑的等待面前,仿佛这绿,也绿得不自然了,那软和的小草也变得刺人了,我如坐针毡。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家乡人并不仗义,那应付的淡漠和敷衍深深地刺伤了我骄傲的自尊,我执拗而坚定跟父亲说:“回去,不找他说好话!”返程路上,父亲一言不发,疲惫地靠在车上沉沉地睡过去,而我,心里酸一阵苦一阵地翻腾着。   多年后,再见娄底。我已摒弃年少的自负与轻狂,偏激和傲慢。我看到了娄底长高变美的容颜,到处是花到处是草,宽阔的道路与广场,现代气息颇为浓郁。娄底就像邻家女娃般,数年不见,不经意间已“女大十八变”,换了模样,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几次往返长沙途经娄底,我都忍不住会盯了车窗外贪恋地扫描娄底。和灰头土脸的冷水江比,娄底俨然可爱多了!那时,娄底向我展示的面目也不再可恼可憎,而是甜美里带着欢迎的热度。再后来,我与娄底的交往更多:学习、考试、培训,诸如种种。我不再有诚惶诚恐的不适和抗拒,也不再天马行空脱离实际地幻想。游走在这座离冷水江几十公里的城市,我更加清楚地看到了它的面貌。在孙水河畔、在珠山顶上、在娄星广场、在步行街,我走着,看着,品味着,欢欣着,甚至生出想要移居这里的想法。―――它离家乡并不远,可空气质量、城市建设比冷水江好多了,交通非常方便。我喜欢这里春天的清晨,夏天的夜晚,那带露的风和满天闪烁的星斗,那丰富的文化生活和健全的体育设施,让我触摸到城市生活的美好。这时的娄底,是五彩的,是魅惑的,是让人难以忘却的。   岁月如河,静流无声;时光如歌,轻吟而行。当年因自尊过强而卑怯过度的我,如今对自我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在光阴里,我的容颜在老去,但逐梦的旅程里,我仍青春依旧。而娄底,这座城市,它忠实地记录着我追梦的痕迹。它变幻着颜色,拈花而笑,站成一道风景,吸引着我,有时竟然钻进梦里,在向我忽远忽近地招手…… 哈尔滨癫痫病是什么症状长春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哈尔滨癫痫病去哪里治疗好?武汉羊角风治疗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