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夏日里最后的玫瑰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摘要:人生,常常有那么一些错觉。错把一时的缱绻当作一生的缠绵,误把片刻的欢愉当作一世的永恒。生活于我们,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人在世间很渺小,宛若一粒沙,一粒尘,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命运瞬息万变,上天造化弄人。某些人,注定只是生命里的匆匆过客,注定要在时光的流逝里,淡出视线;正如某些事,注定要斑驳在岁月的折痕里;有一些话,也注定要成为真实的谎言。思念抵不过流年,人生短暂,弹指芳菲暮。命运伸出手来,我们无能为力。几度花开花落,心与心的距离早已沧海桑田。片刻相逢,一世离殇。 我们的生命里,总有那么一些情感,不会因为岁月流逝而忘却。或许那些人早已与我们陌路天涯,世事早已沧海桑田。可一起走过的路,发生过的故事,在记忆里却永远鲜活……   ——题记      (一)夏日里最后的玫瑰   城市的夏日,于我,很淡,宛若一杯清茶。日子,很静,说不上欢愉,也无所谓忧伤。每天穿梭于学校和家,两点一线之间,淡然而宁静。上班,与孩子们在一起,灵魂被净化,像孩子一样纯真,感觉天那么蓝;下班后,常会手捧一本喜爱的书,让心沉醉于文字淡淡的墨香里;或坐在电脑前,让指尖跳动于键盘,流泻心中美好的情愫。但,偶尔也会因念及故乡山谷里的幽兰,家门外那株红玫瑰,想回到那片绿色的稻花香里,听蛙声一片;偶尔也因为一些画面,一个故事,一首经典老歌,心湖涟漪阵阵。   前几天,一位朋友忽然传给我一篇散文,让我看看。我很认真。当读到“你若不离,我便不弃”的句子时,竟神思恍惚,心魂飘忽不定,恍若穿越时空的蝴蝶,停落于似曾相识的梦里。在哪里听到过这般话语?那声音极富有磁性,充满诱惑,且不止一次。   夏日里,一个金蝉清唱的午后,一个红衣女子穿过绿色的阡陌而来,如粉蝶清舞于碧色之上。那画面极其精美,以至于多年以后,依然清晰地记得她仙子般的轻盈。一个男孩在她面前站定,送给她一支玫瑰,告诉她,这是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同时塞给她一张纸条,男孩要求等他走了再看。女孩展开一纸墨迹浸透的清香,顿时,羞怯的脸庞泛起一抹红霞。“因为你,我的门前长出了一棵树,每天用绿叶为我掸去惆怅;因为你,我的窗台多了一盆紫罗兰,盛开着我心中爱的鲜花;在我心上,你是一首飘逸如梦的诗,又似一副清雅素淡的图画;我所有的心事,我所有的念头,一切的一切,过去,现在,将来,只归为一个声音,一个象征,一个语调,如果那声音想起来,那只能是我爱你.....”女孩笑了,很甜美。男孩走掉了,女孩怅然若失,呆立于稻花飘香的阡陌里。此情此景,也永恒地镌刻在女孩的心上。源于此,她在家门外栽种了那株红玫瑰。   人生,常常有那么一些错觉。错把一时的缱绻当作一生的缠绵,误把片刻的欢愉当作一世的永恒。生活于我们,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人在世间很渺小,宛若一粒沙,一粒尘,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命运瞬息万变,上天造化弄人。某些人,注定只是生命里的匆匆过客,注定要在时光的流逝里,淡出视线;正如某些事,注定要斑驳在岁月的折痕里;有一些话,也注定要成为真实的谎言。思念抵不过流年,人生短暂,弹指芳菲暮。命运伸出手来,我们无能为力。几度花开花落,心与心的距离早已沧海桑田。片刻相逢,一世离殇。   有一个问题始终纠结于心。前些天一位同事忽然在办公室高谈阔论现在孩子的早恋现象,末了,他冷不丁冒出一句话:“究竟什么是爱情?”语惊四座,所有的人都只是笑笑,无人回答。我想了想,也答不上话。古往今来,关于爱情的故事很多。绝无二心,至始至终的有几人?且不说集三千宠爱于一生的杨玉环,那是帝王将相的爱情,君心淡漠,她终免不了马嵬坡前“一捧黄土收艳骨,数丈白绫掩风流”;文君与相如的爱情如何?相如一曲《凤求凰》获文君芳心,文君抛弃千金之身,当垆买酒。可发达后的相如不也纳妾吗?所谓爱情,是男女之间那种朦胧的思念吗?是因为距离产生的美感吗?是一时的缱绻缠绵?还是片刻的欢愉?当心心念念的牵挂变成相守,变成平平凡凡的油盐柴米,心中那一份情感,是否还执着,光鲜如初?   夏日里那朵最后的玫瑰早已枯萎,遗失岁月长河,成为记忆里那叶美丽的书签。家门外的玫瑰也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追忆。偶尔翻开过往书页,回归心海深处,我是鲛人,依然为它泪落如珠。爱情,短暂,变数丛生。如花开花落,若春风来去不停留。或许爱情,只能归于现代人口中的诠释:说不清,道不明;说得清楚不是爱情;又或许,那种思念,那种缠绵不舍,那种放不下,可以诠释为爱。如此,爱在某些时候,只是输给了生死,输给了时间以及欲望。   (二)他日若有缘   清晨,习惯地用手机挂上QQ。这个习惯,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又为什么养成。那一瞬间,忽然发现QQ好友少了一人。下拉名单,看到最后竟想不起是谁离开了。   或许是从来没有在意过的网友。我安慰自己:走就走了吧,人生宛如一趟行驶的列车,有人来,自然也会有人离开。   大概我属于比较执着的人吧,追根到底,心底始终还是有些莫名的纠结,究竟是谁?几天后,我忽然听到一首歌《让爱重来》,蓦然明白:是你!   初相识,只缘于你的网名。很特别,一种古色古香的诗韵。一个能够让昵称如此诗意的人,自身修养与文化素质定不会太差。我们偶尔也聊天,讲一些各自的人生故事,其实,说到底,不过是我在听,你在说;我们都喜欢音乐,你常常把喜欢的音乐点给我,我一天到晚瞎忙,朋友常戏说我是无事忙。除却工作,还有我的爱好。很少时间立即听,总要搁上一些时日,才打开听,再后来,事情越来越多,慢慢地把那些音乐都搁下,渐渐地遗忘了。   长时间没有同你说话,大概你觉得我是把你忘了。其实,哪能呢?虽然从不曾见面,但投缘的朋友,是不会被遗忘的。或许因为走过太多的崎岖,心灵被那些伤痕的枝枝蔓蔓缠绕;或许那些故事早已被我封存,甚至已经结满了缠绕的丝网,为此,那颗心早已如冬天的雪花,无论外表多么美丽,花芯终究冰凉。我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早过了容易动情、容易相信别人的时光。“天若有情天亦老”啊!   网络里,很少告诉别人我的姓名、我的电话。而你呢?总是有意无意地触及我心底最深处的伤痕。每次同你聊天,你总因为我的个性签名,说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许多次,我默然。人生故事,每一个人都有,深刻的,平淡的,欢乐的,伤痛的,应有尽有,可谓生活百态。我的故事,已经属于过去。不提起,也极不情愿想起。这个时候,你仿佛看到了那个欲言又止的我,给我送来一首歌曲《为爱重来》。那是一首很动听的歌。我喜欢,但不常听。怕它会触动我内心那根忧伤的弦。记得有一位哲人说:事业可以创造,唯独爱情婚姻不能,它是上天宿命的安排。有那么一段日子,我甚至怀疑人世间究竟有没有真情?经历一场大病,生死攸关之际,那无数双援助的手,无数颗呼唤我的爱心,让我明白:人世间不是只有爱情,还有比爱情更为珍贵的友情与亲情。从此,我整个人、整颗心都变得快乐无比。忘却了经历的所有爱恨情仇,回到相识的最初。原来没有奢望,没有期待也同样会很快乐幸福。   记得每次聊天,你都给我讲你的人生故事。关于生活、家庭、爱情。你总说有家等于没有家,有家,不想回。我理解,但不赞成。我们的生命里,家是永远遮风避雨的港湾。在家中,我们可以放任自己的坏脾气,毫不隐晦地展示自己的喜怒哀乐,可以不用带上某些虚伪的面具。或许正是因为这些真实,让你迷失了自己,看到很多不尽人意的缺失。可是,我的朋友啊,别忘了,任何一种圆满的东西,都会被上苍妒忌,撕裂一道缺口。正如早期的陶瓷扑满,装满钱币的时候,就会被敲碎——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   从断断续续的叙说中,从发来的音乐里,感觉你是那么忧伤。于心不忍,一直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于是,告诉你很多我知道的真实的爱情故事;告诉你,我对生命、对生活的感悟,但不涉及我的故事。很多次,你提及,我都避而不谈。或许你很难相信,一个连真实的自己都不敢袒露的人,那些安慰的话又怎么可能真实?但,我请你相信那一份朋友的真诚。   或许你不能理解我的世界,也不会明白我的冷漠。如果有人问我:热烈与淡淡相交更喜欢哪一种,我选择后者。不仅因为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网络里的人与现实生活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更因了相信一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相信平淡,相信有距离的美,才更为长久。   与你的相识,最初那么淡然,结局也依然如相识之初。你,不声不响地离开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走得很干净,如清风拂过,只留下轻轻摇曳的痕迹。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网友有落泪的感觉,但是,因你,我很难过。不是因为你的离开,而是因为我心底的歉疚,那一张挣脱不开的自作的茧。无奈,聚散皆是缘。如此,我只说一句:他日若有缘,我们再见。那时,希望你不再是“一叶孤舟”,可以为爱重来。      黑龙江哪个医院的的癫痫病好武汉治癫痫病到专科医院昆明治癫痫病医院武汉小孩癫痫的前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