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婆媳之间那点事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故事会
折磨了我二年的中度贫血,在频繁奔波于北京各大医院后,终在北京妇产医院查到了病因并实施了手术,为了便于吃喝拉撒,妈妈特意来婆婆家照顾我。   我身体在逐渐好转,家里也有弟弟的孩子需要照顾,手术后的第三天早晨妈妈决定回去。   我起床佝偻着腰送走妈妈,一挪一擦的转身回到厢房准备吃早点吃药。   这几天不想让自己太娇气,使妈妈受累,所以,都走着到厢房去吃饭,从来不忍心让妈妈把饭端房间来。但是,每天都为吃早点郁闷一会儿,前一晚的剩汤,我从来不吃的,宁愿自己熬一点玉米粥。第二天早晨,婆婆以为我不喜欢吃汤,便熬的粥,但是因为手术后疲劳,我起床晚了,家里人口又多,我想吃时已所剩无几,只能自己重新做了一点。第三天早晨送走妈妈,打开锅一看,早点又被全家吃光了,我熬点玉米粥,熟的快还有营养。   几分钟后,还没有端起碗吃饭,婆婆走了进来。坐在炕边,稍作停顿后用手指着我说:“由今天起,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冰箱里有你同事看你时拿来的鸡鱼,你想吃什么自己做。”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弄懵了,“您做呗,全家一起吃,分着吃干嘛?再说我也不会做啊。”我纳闷的回答,并没有感觉到传说中婆媳战争的到来。“不会做让她(孩子)爸爸给你做,别每天我做这个你想吃那个,我做那个你又想吃这个。还有,咱们分家,十间正房,你五间我五间,客厅是两间房的地方,各用一半,你的客人来了,在你那一半招待,我的客人来了,在我这一半招待。”婆婆机关炮一样说了许多,此时,我完全懵了,不知道这是因何而起,好好的怎么突然谈到分家?就在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婆婆又继续说道:“别看结婚这么多年来,你没和我红过脸吵过架,但是,你心里从来都看不起我......”声音听出来有些颤抖,看来婆婆真的生气了。我急切的解释:“我自小到大都不吃剩汤,所以自己做了一点儿饭,您熬粥的时候,每次轮到我吃时,锅里都没有了,我只能自己再做,不是不喜欢您做的饭。至于您说的,看不起您,怎么可能呢,如果真的要是看不起您,我就不嫁到这个家了。”我无限委屈的说着,眼泪控制不住的哗哗流下来。“你不用解释,反正你就是看不起我,这么多年了,你没给我买过衣服穿,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分家吧!”婆婆依旧用手指着我瞪着眼睛嚷着。   原来,是因为买衣服,我低下头,确实我只给婆婆买过一件衣服,但是在结婚后我与先生的工资上交给她的,她说家里盖房子结婚的时候,欠了一笔债。为了缓解老人的压力,我俩就开始努力工作挣钱为家里还债。我在北京做市场销售,每天要奔波半个北京城,图的就是薪资相对丰厚,先生在当时仅是一个技术员,工资才相当于我的三分之一,但是我俩齐心合力去除必须的花销后,全部上交给婆婆。手里从来没有私房钱,也没有想过怎样去哄婆婆开心。为夫家还债疯狂地工作,不仅忽视了婆婆,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孩子同样被我忽视。记得爸爸重病,因为我手里没有积蓄,婆婆说给她的钱还债了,家里也没有钱,致使爸爸重病期间几乎倾家荡产筹手术费和化疗费,我却没有一分钱去帮助家里。但是,不管为多大的难,弟弟没有张口对我提过一次,爸爸也没有埋怨过我。而这份内疚却伴随了我若干年,对于孩子,更没尽到母亲的责任好好照顾她。但是,我觉得,他们能够理解我,尤其是婆婆能够理解我。原来我错了。父母可以不计较这些,婆婆还是很在意的。几分钟后,婆婆好像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也没容我说什么,很洒脱的抬腿走出房门去了街上。   房间里的我,被这个从未经历过的场景吓哭了。才做过手术的腹部被剧烈的哭泣带动的丝丝阵痛。这一刻,想起了爸爸,电话才接通,我便哇哇大哭。爸爸被弄得稀里糊涂,着急的问:“怎么了?哭什么呀?你妈不是才从你那走的吗?发生什么事了?”我抽泣着与爸爸复述了事情的经过,爸爸安慰我几句后说:“等着我,我这就去你那,你妈还没有到家呢,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半小时后,爸爸与弟弟打一辆车到了,随车下来的还有妈妈。   婆婆见到爸爸的时候,才由街上回来,依然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一行人走进客厅,爸爸客气的开口问道:“刚才孩子说您要分家,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婆婆厉声说道。稍停顿后,婆婆又把对我说的一席话与爸爸说了一遍。爸爸温和的说:“不管孩子平时做的对与不对,现在她刚出院,就先让她养好身体,病好了咱们再分家也不迟,再说了,过的好好的,就一个儿子分什么家啊,况且,单位有许多事情也需要她处理呢,她尽快上班挣钱也是为这个家好啊!”“我不管,爱上班不上班,我管不着,就分家。”婆婆挥手说道。   争论了一段时间后,爸爸看也不能与婆婆理论出什么,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先带孩子去我那里住几天,病好了再给您送回来。”就这样,我回了妈妈家。上车出发前,我给在工作中的先生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就这样我在手术后被婆婆轰出了家门。   回到妈妈家一天后,为了不给父母和弟妹添麻烦,即便弟弟多次挽留,我还是决定搬到公司宿舍住。   病假一个月的假期,我在宿舍住了20天,这20天里,我猫着腰去食堂吃饭被人看到,怕人家问起为啥总住宿舍,为啥不回家养病?为了不让自己尴尬,我选择取消午饭,一个人躲在宿舍里睡觉、哭泣,然后再睡觉再哭泣。睡够了,哭够了的时候,就想,如果我有自己的房多好。   病假在哭泣中过去了,一个月后,在先生的多次劝慰下,婆婆给我打来电话,提出让我回家。因为太挂念孩子,我没有说任何话回去了。   两个月后去复查,被告知为第一次手术失败,需要再次手术。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时候,我怕的不是手术的疼痛,而是手术后休养的去处。弱弱的我与先生提出,能不能手术后回到父母的老家,那里的房子一直闲着,我可以安心养病,也不会给别人添麻烦。先生说:“这次妈妈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我会和妈妈说好的。”   在忐忑不安中,我做了第二次手术。因为医院病床紧张,手术后观察三天度过危险期,医院即为病人办理出院手续。   为了避免上次那样的矛盾,出院后我没有让妈妈来家里照顾我。这次手术正逢腊月二十三的小年儿,农村有习俗,小年儿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擦窗户扫房间,我好像出院的时间没有选好,婆婆每天忙着收拾家里家外,根本没有时间照顾我的早饭和午饭,为了不影响吃药,早点我依旧自己熬粥,午饭只能每天等到婆婆忙完才能吃,十二点时也有,一点时也有。吃完午饭我猫着腰会主动去洗碗,农村的冬天很冷,况且是没有暖气全部敞开大扫除的厢房,本身我做的是妇科手术,按照常理是不能着凉需要卧床休息,但是,为了不给婆婆添麻烦减少矛盾,我尽量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可是,即便这样,婆婆每天早晨还是会站在院子里拿着大扫帚说:“这个院子如果我不扫,别人就不知道扫。”家里只有我和公婆三个人,躺在床上的我如坐针毡。是忍着疼痛去扫院子,还是假装没有听到安心躺着呢?这成了我每天的心病,与先生说起,先生说人老了就那样,让我忍了。就这样我一直默不作声的猫着腰,早晨自己做早点,午饭后等着公婆吃完去室温零度的厢房洗碗。   每次收拾完后,我会躲回房间独自落泪,渴求有一个自己家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哪怕就一间房,我也满足。   一个月病假的时间总算熬过去了,上班后的第一件事情,我就开始着手买房,虽然,我手里没有一分钱,虽然先生极力反对。但是,在两个弟弟的帮助下,几个月后我就拥有了自己的房子,由看房到装修全部独立完成,这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家。那段时间过的很快,周末去看建材,其他时间上班,下班后忙碌房子的装修,爬上爬下,忙里忙外,搬进搬出,虽然很累,但是,却为马上就可以有自己的家而开心。我再也不用担心被谁轰走了。   搬进来的那一天,我没有选日子,也没有通知任何一个人,只想自己静静的享受家的感觉,抱着宿舍的被褥就算完成了搬家的工作,铺在地板上,望着天花板,听着墙角处蛐蛐不停的叫声,计划着哪天让女儿搬过来,就这样欣喜着,安稳的睡着了。家就这样成立了!   婆婆开始安排外孙子来我这里住,理由是为了便于学习,我很委婉地让先生拒绝了。不过,出于孝心,也是在先生的多次提议下,我还是邀请了婆婆一起进城住。婆婆自是无限开心。   一起住的几年内,我依旧为养这个房子拼命的工作挣钱,依旧忽略了亲情。婆媳之间的摩擦依然存在,只不过我不会再被轰走。而多半时我选择默不作声选择原谅。   去年,为了照顾孩子辞去工作,婆婆也回了老家。   冬天又到了,城里开始供暖,农村的冬天难捱,即便怎么烧暖气房间也是冷,想到了自己手术后在厢房冻得吸手哈脚的洗碗场景,想到了穿棉坎肩依然冷的揪心的房间,想到了那里的一对公婆。   我拿起手机给婆婆打去电话:“妈,农村冷,来城里住吧。”电话那头,是婆婆爽快的应答声。      兰州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郑州癫痫病哪治疗好癫痫大发作怎么急救孩子癫痫怎么办
上一篇:【绿野】常减压装置的守护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