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一个不合时宜的人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故事
钟馗庙巷餐馆林立,吴可一行四人随意捡个餐馆坐了。   四人中年纪稍长的王大熊点了六个菜,四瓶白沙啤酒,大伙畅快地痛饮起来。   餐中,王大熊将左手往空中甩了一下,桌中一盆汤里便飘起一只绿肚苍蝇,王大熊用筷头在盆里轻轻搅了搅后,即刻高喊道:“老板,你来一下!”   老板闻声从里间来到餐厅,走近王大熊桌前,问什么事。王大熊用筷子指了指汤里的苍蝇。老板瞄了瞄汤盆,又望望餐厅满座的顾客,忙对这一桌人小声说:“汤,马上换,这一桌饭我请客,对不起你们了。”   王大熊冷冷对老板说:“你看着办吧!”   老板走后,王大熊诡诈的对大伙笑。   饭毕,走出餐馆不远,吴可对王大熊说:“王大哥,我觉得吃这样的霸王餐要不得。”   王大熊恶狠狠的对吴可说:“你这个小杂种,吃了不要钱的饭,不感谢我,反倒来教训我,真是不晓得天高地厚。”说完,便在吴可头上揍了一拳。另外两个农民工也一人踹了他一脚后,便都杨长而去。   吴可躺倒在地,疼痛的老半天没起来。可怜的小伙子昨天才找到这个建筑工地,被分配在王大熊小组扎钢筋。王大熊是该工地基建包头王平山的侄儿。   待吴可一腐一拐来到建筑工地,站在工地传达室的王平山对吴可说:“你被解雇了,可以走了。”   吴可有些惊愕地说:“为何解雇我?”   王平山冷冷地笑了笑说:“不为什么,我说了解雇你就解雇你。”   “那你得给我两天工钱,我干了两天活。”   “试工三天以上,签正式合同才算工钱,这点规矩你不懂?”   吴可看了看眼前这位生的五大三粗满脸橫肉的包工头,愤懑地走进公棚拿起自己简单的行李怊怅地走了。      二、      吴可背着行李出的基建工地,茫然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湘江风光带。他把行李放下,坐在石凳上,望着绿树成荫的沿岸风光,望着水天一色的江水,忽而想起自己家乡的小山村,想起新婚燕尔的妻子。去年,母亲患了肝癌,村里老人劝他结婚冲囍。在媒人的撮合下,他便与邻村女青年赖荷花怱怱办了婚礼。婚后两月,母亲还是驾鹤西归。因母病、亡,自己结婚欠了账,他不得不抛下二十二岁的年轻妻子外出到城市打工。因他家很早就是单亲家庭,他这一走,扔下年轻漂亮的妻子一人在家,他即不舍又放心不下,便托付自己最要好的高中同学、朋友,本村的族兄吴良玉帮忙照顾。   向妻子荷花千叮万嘱,向族兄良玉万嘱千叮,他这才依依不舍离开小山村。   来到这座城市,吴可通过人才市场很快谋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因他读书时对化学情有独钟,大众铜厂录用了他,便很快分配到水处理车间。   大众铜厂是大型国有企业,吴可进厂三个月后,工厂着手一系列的改革和转型。比喻有一项是车间主任承包责任制,厂部将正常费用下到各车间,各车间费用结余了,厂部给予奖励;费用超额了,厂部扣车间奖金。   水处理车间主任程长金为了节约费用,示意中班或夜班对污水不进行处理,让污水直接往湘江排放。以此节约费用开支,保证获得厂部超额奖金。   吴可看到铜厂大量重金属污水灌入湘江,他深知这污水对人体危害有多深。   情急之下,他向厂部做了反映,厂部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只是轻描淡写地走过场,说了说程长金。可程长金仍然我行我素,还是叫工人将污水继续向湘江排放。   吴可忍无可忍,他便向市环保局打了诺名电话。   市环保局对大众铜厂污水处理情况进行查证落实后,在全市对铜厂进行了通报批评,罚款五十万元,并责令限期整改。   不用细想,凭吴可三次向厂部反映车间污水排放情况,厂领导马上猜到告御状的人是谁了。   吴可先是夜里在厂外挨了黑拳,接着被车间领导抓了小辫子,两个山字打托,他被请出了铜厂。三年合同,干了三个月,他失业了。   想起这些,面对孤帆远影的碧水,吴可眼里噙满了屈辱的清泪。      三、      第二天,失业的吴可又一次来到人才交流中心。他看到的第一份招聘广告是水上环保公司招工,待遇不低,要求水性好等等。对吴可来说,其它条件都能达到,唯一就是不会游泳,他只有放弃。   他再一路将招聘广告看下去,大都是洗脚城、按摩院招聘。   忽而,他发现一家叫良友的餐馆招配菜员和服务员。“良友”,不就是昨天他吃饭的那家餐馆吗!他继而低头一看,广告下面隔着一张台面坐着招工的人就是良友餐馆老板。该老板姓“良”名“友”,他是用自己的姓名来命名餐馆的。   吴可觉得自己配菜还行,母亲重病,一直是他做饭菜,母亲表扬他刀工精细。   这时,良友餐馆老板也认出了吴可。每天该餐馆进出的顾客不下几百,良老板为何就能一眼认出他呢?   原来,昨天傍晚吴可特意来到良友餐馆,找了良老板,说是中午和老板开了一个玩笑,弄出“苍蝇”事件。他是特意代表几个工友来送钱的。说完,便把一百二十元餐费交给了良老板。临了,还一再说对不起。   良老板热情招呼吴可坐下,问他为何重新找工作。   吴可撒谎说是工地基建任务已近尾声,老总裁员。   良老板问吴可愿不愿意屈才到他的餐馆干服务员。吴可说了自己的想法后,良老板一拍大腿说餐馆最需要的就是配菜员。   两人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四、      吴可终于离开了这座令他伤心的城市,他是带着浑身伤痛和心灵创伤离开的。   坐上长途客车一路向南,他要回到自己的故乡,回到生养他的小山村,回到年轻漂亮妻子的身旁。他要在家乡生儿育女,和妻子白头偕老,永不再离开家乡。   客车沿着江滨大道行走,吴可看着车窗外清澈秀丽的湘江,在餐馆工作遇到的那些挥之不去的伤心事,又开始在脑海一幕幕涌现出来。   吴可是在良友餐馆工作一个月后发生的一件事情。那天,他正在厨房工作间配菜,忽听见餐厅闹哄哄的,好像有顾客在高声呵叱良老板。良老板是一个温和憨态之人,他害怕老板吃亏,连忙赶出来了解情况打圆场。   原是那一桌顾客十个人,吃饭已至尾声,其中一个带金项链的平头男把老板叫过去,指着汤盆里面一只黑肥肥的苍蝇给他看。   良老板态度谦恭的表示,这一桌价值千元的饭菜不算钱,另外再奉送一个三鲜汤。   平头男和他那一伙人却说是让他们喝了苍蝇汤,非得让其赔偿卫生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一万元。良老板为了息事宁人承认赔偿五千元,他们都不干!   吴可深知这又是一伙吃霸王餐的歹人,便急中生智走过去笑着说:“这哪里是苍蝇,明明是一颗豆豉。”边说边旋即从汤盆拈起那一只苍蝇扔进嘴里,边咀边说:“著名浏阳产豆豉,好吃,好吃得很咧!”   那一伙歹人这一下傻眼了,他们没有运神半途杀出一个程咬金,坏了他们的局,可又没有办法,证据没有了,敲诈不成,还得乖乖付饭菜钱。   临出门,平头男狠狠地剜了一眼吴可说:“算你狠,你等着!”    待平头男一伙走后,餐厅里好多顾客都给吴可鼓掌竖大拇指。    关键时刻救驾,良老板对吴可心存感激,他想不到一个配菜员工能有这等大智大勇,为老板摩顶至踵、隳胆抽肠。   良老板当即拿出五百元钱奖励吴可,被吴可婉言谢绝。他一是觉得自己是饭店工人,应该有一份担当的责任,二是深恶痛绝这些地痞流氓。   吴可到底吃了一只肮脏苍蝇,事后恶心呕吐了老半天。   吃苍蝇一事过去月余,吴可已将此事忘记。有一天餐馆事情太多,他忙得夜里十一点多才回出租屋,经过一条黑漆漆小巷子时,遭人从身后用麻袋蒙头,棍棒拳脚相加,被揍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好心的路人救下,送进医院。医生检查结果,除了皮肉外伤,他还断了三根肋骨。   住院一个多月,医疗费用花去近两万,幸得良老板不但承担全部医药费用,还每天派人给他送好吃的营养饭菜,适才身体恢复得还算快。   出的院来,伤势虽说有所康复,但还有个静养过程,他躺在医院时早想好了,在这座城市受到的身体伤害和心灵创伤太多太多,要永远诀别这座伤心的城市。   向老板辞工时,良老板要再送他五千元回家养病,又被他坚决谢绝。他觉得老板已经为他付出太多,在医院疗伤治病还照发工资,良心上已经承载不下。好在工作一段时间,已将钱按月寄回家,叫妻子把债务基本还清。   他坐在车上一路观风景,一边回想着这些伤心事。他旁边坐着一位年轻妇女,穿着时尚,身上还不时散发出高档香水的淡淡幽香。   他摸摸身旁蛇皮袋里那瓶香奈尔香水和一件低胸高档连衣裙,这是他特意去王府井百货商场为妻子赖荷花买的。买完这些后,衣袋里所剩不到一百元。   唉,没办法,他太爱年轻漂亮的妻子。      五、      待他回到阔别半年多的吴家村时,已是月上柳梢。身上的伤还疼着呢,他不能走快,也好咧,慢慢走,正好借月色欣赏四周景色。   大山还是那样葱茏苍翠,水库还是那样烟波凝碧,满垅满垅的夏禾已近金黄,可惜,自家田已给了族人种,明年开始,一定要好好摆弄自家田,还有那鱼塘,一定要科学养鱼,让它生出更多财富。   他一路走一边想,不觉已到了自己居住的青砖小屋。防盗门是锁着的,他想敲门,又怕影响妻子的睡眠,便掏出钥匙轻开门,还好,门没有反锁,开得门来,拉亮堂屋电灯,放下行李,心里急着看妻,裤裆里那玩意竟不知不觉顽劣冲动。   轻轻推开南向房门,借着客厅灯光,他第一眼便看见床榻上摆放着一男一女两双拖鞋,再看床上,赤条条躺着两个人,那男人还有半边身子压在女人身上,许是性交太累,双双都死猪般酣睡。   他拉亮灯,不用细看,女人是自己昼思夜想的妻,那男人竟是自己的同学、朋友、族兄吴良玉。   看到这难堪龌龊的一幕,如同五雷轰顶,似要晕厥倒地,他赶忙扶住门框扛住自己,不让倒下。   他紧咬嘴唇,屈辱的泪水喷礡而出;屋外有风凉凉吹进,人似乎清醒了一些。   慢慢往后退,一直退到堂屋门前,他感觉浑身伤痛像要散架;想了想,从蛇皮袋里拿出那瓶香奈尔香水和连衣裙,轻轻放在堂屋桌上;提着蛇皮袋缓缓走出屋。   他站在自家小院里茫然四顾了一回,便顺着蜿蜒的山路,踩着幽幽的月光彳亍前行,随手将沉重的蛇皮袋扔向森森的流水淙淙的山涧,俊秀的脸上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冷酷和狰狞的狞笑。意识清醒的告诉他,他是这个世界不合时宜的生存者!   此刻,他觉得自己就将解脱了,前方是满满当当的大水库。      南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癫痫病发作怎么急救武汉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