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情深缘浅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她叫盼雪,是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家在陕西咸阳,二十五岁。   他叫庭深,是一棵大地幽幽的小苗。家在浙江永康。二十七岁   突然就有一天,他们在西安这个城市里相遇了。   他们之间没有诧异,也没有惊奇,仿佛是很多年前,就曾经认识的老朋友。一见面就感觉心里热呼呼,暖融融。很快他们成了熟悉的好朋友。   从此一碰面,庭深总是憨厚地嘿嘿一笑:“小雪,忙着呢!”盼雪呢,也是嘻嘻一笑;“哦!不忙。不忙。”。   日子长了,他们彼此间也越来越了解了,于是,开始正式的交往起来。从QQ中,盼雪知道了他是从浙江永康来的,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妹妹,现在也在西安打工。庭深在做传媒策划,是公司的策划总监。从微信中,庭深也知道了盼雪是从咸阳来的。独女,现在在西安开网店兼做网络写手。   庭深话虽不多,可很健谈。而盼雪天生活泼,爱笑,也喜欢唱歌。无事的时候,盼雪就唱歌给庭深听。虽然她的五音不是那么全,但声音挺好听。她唱陈明的,跟我走吧!程琳的,黄土高坡。还有周杰伦,的七里香。她说,唱歌可以消除忙碌一天的疲惫辛苦。   自从认识了庭深后,盼雪心里可高兴了,歌也唱得更欢了。庭深呢?为了让小雪高兴,也是为了鼓励她,就总说她歌唱得非常好,有点像天籁之音。盼雪呢?自从有了庭深这个忠实的粉丝听众,她是越唱越发的起劲,越发的带有深情。每次学会一首歌都先让庭深听,说是让他欣赏。在庭深的鼓,励下盼雪的歌,也唱得越来越有起色了   更让盼雪开心的,就是每次庭深的到来,盼雪都会感到很快乐。这也因为庭深什么事总是让着盼雪,这对于当今许多具有优越感的独生子女来说,是很难做到的,这也是盼雪这几年正在苦苦寻觅的。   于是,有空的时候,盼雪便唱歌给他听,庭深,则把他身边的笑话和故事,讲给盼雪听。盼雪写作的素材,也就越来越多。两个一北一南的人,在一起感到无比地幸福,无比地快乐。渐渐彼此间,也有了的温暖与牵挂。   慢慢的,盼雪习惯了有庭深,为她的歌声喝彩的日子,庭深他也喜欢了,有人听他讲故事的感动。他说,听小雪的歌,可以让浮躁的心安静下来,感觉身心轻松自在。盼雪说,听庭深讲故事是一种享受。还有他的忍让大度,让她体会到被宠的滋味。一年后,他们成了相知相伴的男女朋友。   他说因为有了她,自己平淡的生活,也觉得有了新的意义。看她的文章,看着她写作都会有一种激动。她说听到他的具有磁性的声音,她的创作灵感和源泉会一触即发,他们的爱像流水般,在彼此心中静静地流淌。   她告诉他,她每一次发表的文章,被论坛评论,被录用,被赞赏的喜悦心情,他对她说,他做的方案一旦被领导表扬采用,他也有一种想唱歌的冲动。   她越发喜欢有他的日子,而他无论多忙多累,也抽空第一时间便是给她打电话,发短信。然后,告诉她该休息了,该去吃饭了,该运动了。他在她眼里,是每日的精彩,她成了他美妙的歌喉。   就这样,他们习惯了对方深情的问候,习惯了没有顾忌的交流。在这期间,他们共同经历了四川汶川大地震。在地震的那一瞬间,他们彼此拨着电话,心心念念地想着对方。后来安然无恙。这让他们的心更走进了一步。彼此心里也平添了,对对方无限的爱恋和挂念。   可是就那么一天,庭深突然不再和盼雪联系了,也关掉了手机。这让盼雪焦急不安,一天两天三天,毫无踪影。盼雪的嘴上急起了水泡。为什么呢?他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吗?在那段时间里,不再唱歌,夜里也睡不着。   半个月后,庭深突然出现在了她回家的路上。他说,最近家里给他说了个女朋友,他回去相亲去了。这对盼雪来说,还真是个晴天霹雳,盼雪不明白,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但庭深却面无表情的说,我们双方所处的地域和生活习惯差别太大,想来想去我们不适合还是分了吧。盼雪的泪水夺眶而。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你怎么没这么说?庭深说,以前我以为可以,可细想想还是不行,再说我还要回家照顾父母,父母一天天年龄大了。而你又是独女,你能放弃你的父母,跟我去南方吗?   盼雪沉默了,她也放不下父母。但庭深变化也太快了,让人毫无准备,真是几日不见,刮目相看。他怎么说变就变了,变的冷漠,变的有点深不可测。盼雪一点不明白,也接受不了。她难受,她跑去借酒消愁。想不到的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可能因为喝酒,有一天她的胃一下子疼的好厉害。她便跑到省医院去看病。   在医院的走廊上,她忽然地就看见了庭深也在医院,不知他来干什么,难道是他妹妹病了。可庭深没有发现她,不一会进了内科医生办公室。她就悄悄地紧随其后,没让他发现,等庭深出来后,盼雪跑了进去。   盼雪问医生:“医生,刚才那个男孩子怎么了?他家人生病了吗?”。医生反问;“你又是谁?打听他干什么?”。盼雪回答说;“我是他的妹妹,最近总觉得他怪怪的。所以我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求求你医生,告诉我。”。   医生看了看盼雪,叹了一口气说;“这么好这么年轻的一个男孩子,太可惜了”。盼雪急了;“求你了医生,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医生这才缓缓告诉盼雪;“他得了肝硬化,看的有点晚了,现在已经是晚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盼雪惊呆了。她想起去年是有一次,庭深突然说肝区痛,她陪她去看过中医,说是肝气郁结,也吃了一段时间药,后来就说不疼了,好了。怎么突然一下子就病的这么厉害。盼雪哭了,她为庭深难过,继而明白了庭深对她的良苦用心,他不想拖累她。   盼雪又跑去找庭深了,她对庭深说,只要你没结婚我就要和你好。任庭深怎么说她,撵她骂她都不离开。她执意要陪着庭深,陪他熬过这段,最艰难最苦的日子。   在盼雪的不停劝说下,庭深终于肯住院治疗了。盼雪告诉庭深,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每天奇迹都会发生。并嘱咐他先不要将这件事告诉父母,免得他们着急上火。庭深说他也是这么想的,他不能尽孝,也不想让他们担心受累。他们两个商定,一旦病情好转再打电话告知父母。   在医院的日日夜夜里,盼雪默默地为庭深打水,送饭,洗衣。她尽量让他高兴,满足他的一切要求。他无论想做什么事,盼雪都是高高兴兴答应他。   后来,庭深在西安工作的妹妹也知道哥哥病了,是盼雪偷偷告诉她的,这么大的事,她不想欺瞒妹妹。妹妹跑来了,看到哥哥憔悴的摸样,妹妹悄悄哭了。她和盼雪一起照顾起庭深来。为庭深翻身,接大小便。洗洗涮涮,为的让庭深最后的日子过得舒服一点,有尊严一点。在庭深最后的日子里,盼雪和妹妹,有时间尽量轮换着给庭深做软和的饭菜。看到他难受他俩就给他唱歌,鼓励他。陪着他乐,以减少他的痛苦。有时她俩也听庭深讲故事,讲到高兴处,他们就一起笑,一起疯。   半年后,庭深带着微笑走向了另一个世界。他带着盼雪对他的爱和深情,以及对家人和世界的眷恋走了。盼雪和庭深的父母妹妹悲痛欲绝。   后来,庭深的父母在临回老家前,含着泪对盼雪说;“小雪,你是个好女孩,好姑娘。是我们庭深没有福。你对庭深的深情厚意,我们都看在眼里。庭深已经走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记得今后一定要幸福。还有,要是你不嫌弃,就让庭深的妹妹,也做你的妹妹吧。这样以后你们姐俩,在西安也相互有个照应。”庭深父母的话,说的盼雪泪水婆娑,连连点头,心里也倍感温暖。   那段难以忘怀的爱情,就这样刻在了盼雪的心里,很长时间都挥之不去。在那段时间里,盼雪她白天不停看电视,做事情。晚上睡不着觉,就上网写文章,而且尽力避开伤心的话题,不去想庭深,可还是很难做到。   伴随着时光的流逝,盼雪渐渐走出了阴影,恢复了往日的快乐。她开始唱起她爱唱的歌,写她想写的文字。   是啊,她想通了,庭深走了,他再也回不来了,难受和哭泣都是没有用的。她和庭深的爱情,注定情深缘浅,走不到一起。她忘不了庭深,曾给她写过这么一段话;“假如有一天,你再也找不到我,就请你一定忘记我,好好地生活;假如有一天,你再也找不到我,就请你好好珍重你自己,为我努力活着;假如有一天,你再也找不到我,请不要伤心难过。因为你我之间,情深缘浅。没有我,你也要过得幸福,过得快乐。”   她直到现在,也实在弄不明白,庭深为什么会给她写那么一段话,难道庭深,他有先知先觉。   两年后,一个叫何润南的男生,慢慢走进了盼雪的生活,因为他允许庭深住在盼雪的心里。润南是他们住过那医院的医生。他曾亲眼目睹了盼雪对庭深至真不渝地爱情。他被盼雪真挚的爱,深深打动了,一下子从心里爱上了这个善良美丽女孩。   渐渐地,盼雪也因润南的爱,变得越发热情活泼起来。是润南的出现,又让盼雪的生活出现了好多精彩动人的情节,让她感受到了生活的美丽和快乐如丝。盼雪很快也将这份快乐,带到了工作中,带到了文字里生活里。她尽量给人传递正能量,用善良和美好感染着读者和周围的人。   再后来,有一天他们终于结婚了。在参加婚礼的众多亲友里,也有庭深的妹妹和父母,虽然他们的眼里,偶尔也有一丝忧郁,但发自内心的快乐和微笑,却重又浮在脸上。   湖北的癫痫医院那个专业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癫痫更好武汉癫痫是否会遗传荆门治癫痫哪里有正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