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烤红芋的味道

来源:丹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多媒体写作
摘要:烤红芋甜,真甜。小时候很喜欢吃,现在是家的味道。 夜色已浓,下了公交便匆匆往家里赶,一股烤红芋的味道最是吸引着我。袅袅沁香夹杂着柴火的味道扑散开来,蹿入我的鼻,刺激我的心。这味道是香甜可口的味道,是儿时的味道。这熟悉的味道撩人食欲,温馨人心。   放眼看去,只见一位身着古朴臃肿的青布棉袄的老爷爷,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和那件陈旧泛白的棉衣,都诉说着他经年的岁月,用“七老八十”一词来形容,实在是贴切极了。夜临,气温降低的天气是寒冷的,老人蜷缩在小凳子上,在臃肿的棉衣下显得十分瘦小。这冷风频频徘徊的冷夜,见到老人暮年还为生计劳碌,在我心中有一种难言的酸楚。   一步步靠了过去,老人时不时向四周过往的行人张望,但见有人走近便起身招呼。可惜大多人们只是路过,他只好坐成原样,缩缩脖子,向炉子靠了又靠,继续暖和瘦弱的身子。老爷爷的炉子跟我家乡是不一样的,那是一具抽屉式的火炉,红芋跟玉米在上面两层的铁抽屉里,下面推测应当为炭火。而家乡烤红芋的火炉,其实是用一个大圆柱形的油桶改造而成,周围垒上厚厚的胶泥,足以一圈一圈摆放着大小不一的红芋,中间生上火来烤。往日的回忆一点点被勾起,恍然如昨。   一小段距离,一会儿便来到近前。面对老人,我还未来得及开口,老爷爷却先出了声,问道:“小伙子买烤红芋吗?”   “嗯,来一个。”我温柔地向他答道。   老人高兴的站起身,佝偻着身躯,拖着一双沉重的棉鞋,行动显得缓慢而笨拙。苍老的双手取出一个小塑料袋,费力地将薄薄的塑料袋揉开撑起。问我要拿哪一个,似乎怕我对他拿的不满意,在征求着我这顾客的意见。   “随便,不要太大的就好,不然吃不完,浪费。”我回应道。   “那我给你拿个热乎的,你看看这烤的,糖都出来了,肯定甜。”老爷爷自信的说着。   “是的,小时候最喜欢吃烤红芋,又甜又香。”我回应老爷爷说。   老爷爷的手苍老无力,带上手套从烤箱里拿出他所指的大红芋拿放进了袋子上秤。   在城市里,这样的老爷爷生意是凄凉的,因为很多城里人都认为这样的小地摊又脏又乱,嫌弃烤出来的红芋都是灰,不卫生,十分的嫌弃,根本就不愿意来光顾。反正我是吃过好几次了,我觉得挺好。   付完钱,我继续向家里走去。回到租住的小屋,吃着烤红芋。心里的记忆被勾起,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浮现,一发不可收拾。   我喜欢吃甜食,地里一沟沟的红芋便是我喜爱的食物。每到红芋成熟的季节,我总是盼望着烤红芋吃。眼看着地里的红芋叶长得枝繁叶茂,想着地里的红芋也在一天天长大。心里就忍不住想吃。   日子一天天过去,红芋成熟的季节尚未来到,土里的红芋还在成长。可惜许多还没有长大便已经被我给吃掉了。   蓦然回首,回忆甘甜似醇酒,醉倒多少思念人。   记得小时候放学就领着弟弟到地里找大个红芋去了。聪明的我扒开红芋的一条条支茎,比较着红芋的根。找到粗壮大个头的根就高兴的呼唤老弟过来,那时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根下面会长着大个的红芋,毕竟红芋都在土里面,我可看不见。但是就是认为大个的根下面会有肥大的红芋。   认准了目标,我们便合力想把红芋拔出来,拔不出来便上手将土扒开,可惜土真结实,岿然不动,一番行动却没能成功。于是,我们放眼找工具,找来树枝就掘起土来,一番手脚后,红芋冒出了头。看见了它我们干劲倍增,掘不动了我们就拔一拔,转圈晃一晃。天道酬勤,我们终于把它弄了出来,可惜看见它伟岸的身姿居然只有鸡蛋般大小,一阵伤心一阵惋惜。我们将根重新埋入土中,从地头沟渠里捧上几把水浇上,希望它还能长出大红芋来。   回到家,自己还不敢讲自己偷偷跑地里掘红芋,只能在做饭的时候踊跃烧锅,趁炒好菜,老妈端菜进堂屋的时候偷偷的将红芋放进还有余火的锅洞里。因为红芋有点圆球状,自己想吃烧透的红芋,要知道烤红芋如果烧不透,那外面一层又香又甜,里面可就是半生不熟的啊,那味道我是感觉还不如生吃好吃。小红芋放进锅洞里再填上一把火,深为自己的聪明的举动满意。之后便出来吃晚饭。任由小红芋浴火重生,进化成喷香的烤红芋。   小时候的家是热闹的,不像如今,钢筋水泥筑就的小区里人人闭门生活,人与人之间如此冷清,冷清的让你感到孤单的滋味,冷清的让你在静静的夜晚会透过窗远望向远方的天空,漆黑的天空若是有明月高挂着是那么惹人思乡。   儿时,家人吃饭是看着电视的。那时我们都看安徽卫视,看里面的综艺节目。看着电视吃着饭,电视里的一首歌曲的演唱都围着听,一家人边聊边闹。记得小时候大人们说:“吃不了辣味非好汉。”老爸总嫌弃我吃甜的,于是我就将菜里的辣椒、生姜很孝顺的夹给他,说:“好汉,赶紧吃。”物资匮乏的年代里,欢乐却是如此简单,如此纯真。   小孩是单纯善忘的,见到个西瓜会高兴的把玉米忘掉,见到小兔子会高兴的忘掉西瓜,最好兔子跑了,自己什么也忘没了。儿时的自己也是这样的。不知不觉便将烤红芋给忘记了。忘记了它鸡蛋大小的伟岸身姿已经被麦秆燃烧的余火烧熟。等想起时才发现已经过去多时了。慌忙的去把烤红芋从灰烬了翻出来。   哎呀,奇怪呀。怎么没有发现烤红芋的身影呢?难道它生气走了?我拿着火钳在灰烬里来回翻,终于翻出个黑疙瘩。我把它拿出来才确定这就是我的红芋呀。只不过又一阵伤心袭上眉头,跃上心头。我的红芋烧的太狠,都成一块黑炭啦。   老妈好奇,问我什么忘了。最好得知是烤红芋忘了。我只能嘿嘿的回应。家里人看见我的烤红芋都说怎么烧成这样了!   “火还没烧完就放进去了吧,烧的太狠了。”老妈他们肯定的说着。   我也没有理会,只是试着拨开皮看看里面的肉怎么样了。哪知哪里还有红芋皮,一生气直接往地上一敲,使劲掰成两半,只见红芋已经面目全非,只剩外面厚厚一层黑炭包着里面一点点红芋肉了。拿根筷子掘了掘,一点点肉两下就没有了。就这样尝到了点滋味。望着手里厚厚的黑炭壳,心头又是一种滋味。   夜已浓,孤单的小屋里斜躺着形单影只的人,思绪飘飞于记忆之中。透过窗,夜如此静,望向远方,沉思往事泪两行。 一般什么时候就会得癫痫病癫痫患者的行为障碍有哪些杭州癫痫好的医院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上一篇:【墨香】跪下!
下一篇:【轻舞】寒冬